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宣泄尴尬,不要畏惧尴尬

——蒂姆-杰肯斯在荷兰巴恩“成年人”专题活动上的答疑(1984.7.19)

问:您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尴尬、羞耻、害羞等情绪?

蒂姆: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笑声)当然可以。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感觉非常尴尬的时候,不仅仅是你。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长大成人的一部分就是学会压抑尴尬情绪, 好让我们能够端坐在那儿,显得正常。我猜想我们的尴尬情绪远多于其他任何情绪。几乎所有的场合都会让我们感到尴尬。为了避免感到不自在,大多数人开始把自己的生活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愿意去做的事情越来越少。我们走路越来越慢,越来越小心翼翼。(笑声)我们拘谨地坐着,谨慎地说话,不放声歌唱,从来不跳舞。(笑声)

处理尴尬情绪是最值得你去做的事情之一。而且你有处理不完的话题,不用担心在诉说时间里无话可说。几乎每个倾听伙伴都像你一样尴尬(笑声)所以你们可以约定,在相互倾听的时间里不论是作为倾听者还是诉说者都可以坦然地感受尴尬。做了这样的约定,你们就可以一起笑上两个小时。只要想一想那些让你尴尬的事,从中挑一样做做看。大多数人会对自己讲话的方式感到尴尬,那就故意说些可笑的话,说得乱七八糟,弄出些口误,或者说得吐沫四溅。(笑声)去做那些你原来一直克制自己不去做的事。比如流点口水,比如让吐沫聚集在嘴角,这足够让你笑上十个小时。你们甚至可以反复轮流做短时倾听,每人每次十分钟。每周应该至少做一次相互倾听专门处理尴尬情绪。

妨碍着我们的尴尬情绪多得令人吃惊。正是因为尴尬,这个房间才会有这么多椅子让我们坐着,椅子很不错,却把人与人分开。这可以理解,大家都这样做,可是这其实很傻。你知道你宁可靠着别人坐,或者坐在别人的腿上,既可以让自己放松也能与别人亲近。但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与别人那样亲近是非常尴尬的,感到难为情的我们会不断地想:他们会怎么想呢?别人会怎么想呢?我现在要做什么?如果他们亲近我,我该怎么办?我要说些什么话呢?

如果你能就这个话题做相互倾听,笑上两个小时,世界在你眼里都会变了个样。你会开始注意到有太多尴尬在妨碍你的生活。所有人际关系里都充斥着尴尬。即使面前是你最关心的、愿意与之共度一生的人,你也会因为尴尬而无法告诉他们你真实的想法,无法表达你多么在乎他们。你会担心他们会怎么想。他们可能盼着你能先开口,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让你那样做,所以谁都没有采取行动。大家就那样相处了几十年,(笑声)深深在乎彼此,希望对方明白这一点。你多少知道他们也在乎你,可是,因为无法忍受尴尬,无论内心深处多么渴望去袒露心声,你就是做不到。听起来很可笑,实际上也真是很悲哀。(笑声)悲哀在于这么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就能阻止我们得到自己想要的,只因为我们难以忍受那种不自在的感觉。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好像永远不会消失。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就好像是觉得自己很蠢;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好像自己弱智,而且,全都暴露无遗。每个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有多惶恐不安。(笑声)

问:如果你那样做的话,我认为人们确实会认为你很蠢,如果你表现出尴尬,……

蒂姆:一旦你开始处理尴尬情绪,可以利用任何机会。人们试图处理尴尬,但总是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情况就像我刚才说的,大多数时候,我们觉得尴尬就赶快把它压下去,不去感觉它,会愈加表现得没事一样。而别人会瞧不起我们,为的是他们自己不用去感受尴尬。你能应对这种情况,方法就是:承认自己刚才很傻!(Tim扮了一个傻乎乎的鬼脸。笑声。)然后连声道歉。你不想要去说个明白。事情无法挽回。我很抱歉! (Tim又扮了一个傻乎乎的鬼脸。笑声。)你只要表现出自己毫无办法,事情总是这个样子。这天是你的家人让你抛头露面(尽管你不情愿)。只要你不让自己太被他们(对你)的评论弄的心烦意乱,情况就不会太糟。在有些总给你负面评价的人面前你是你不想这样做的。你知道有些人的尴尬模式太过顽固,他们很难去处理它们。

几乎我们每一个人都已经找到一些宣泄尴尬情绪的方法。也正因此人们喜欢优秀的喜剧演员。喜剧演员可以让大家大笑,而这几乎是唯一一种被社会允许的宣泄方式。喜剧演员逗人发笑,也就是利用了某种文化背景下人们共同存在的尴尬情绪。优秀的喜剧演员会吸引人们从千里之外赶来看他们的演出,只为了能大笑一通。笑上一小时能让他们在之后的一周感到轻松许多。

有一种常见的现象是,几位朋友一起开车长途旅行赶夜路,几个小时后,大家不知何故有些犯晕。有人说了句什么,刚好触动了另一个人的笑点,他俩就开始笑起来,并重复说那句话。一开始那并没有让其他人觉得好笑,但是当他们重复说那句话时,别人也觉得好笑了,大家会一起莫名奇妙地笑上一个小时。汽车在疾驰。每个人都在笑啊笑啊笑啊,却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原因是,大家长时间亲密共处所产生的安全感。它使人们的情绪得以释放出来。这之后你会对这些朋友感觉很亲近,更加理解他们,相处得更自在,就是因为这一段小小的奇妙经历。几乎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而且记忆深刻。人们可能不觉得这样的经历有什么重要的,但我认为人们会记住它们,正是因为它们很重要。所以,看看你是否能够让这样的事发生。要培养幽默感,幽默感在很多场合都能让事情改观.

还有很多处理尴尬情绪的方式。想想生活中让你担心的所有那些事,比如摔跤。想想在公共场合摔倒这件事。我能想象到在便道上这种事可能常发生。道路不平,你被绊得险些摔倒,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或者你把衬衫的扣子扣错了,或者没扣扣子就出门了。所有那些你担心会发生的事,那些你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

还有你的头发。我常和一群年轻人打交道。三周前的一次研讨会上我们做了一个支持小组。我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他们几乎人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外貌,尤其不喜欢自己的头发,他们的头发各不相同,有黑色的、棕色的、金黄色的,有直发有卷发,有长发有短发,但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头发。人人都为自己的头发感到尴尬。他们做了各种尝试,但都不奏效。(笑声)我猜我们都对自己的外表感到不自在,这种不自在不知道怎么的就怪到了头发上。头发很滑稽。(笑声)你头上长出了头发这个东西。(笑声)你就得对自己的头发做点什么。你被要求遵循某些规矩,但实际上没人清楚这些规矩是什么。(笑声)所以我们会因为头发感到尴尬并没什么奇怪的。

 另外一件让这些年轻人烦恼的事,是和异性相处时的尴尬。他们当中有的已经十三、四岁了,必须要面对和异性相处的问题,但无法从任何地方得到帮助。他们都为此觉得很尴尬。和异性在一起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在小组活动中我像戏剧导演一样给他们安排不同的角色,每次两个人,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场景是两位略微相识的人在海滩上偶遇。怎样开始交谈呢?我会给他们一些台词,让他们相互对话。他们会笑啊笑啊笑啊。人们不单会大笑,也有人会大哭起来。他们感到很害怕,很孤独,不知道怎样摆脱那些感觉。对他们有帮助的方法是,听到别人说自己也有同样的困难,而且能得到别人的帮助,即使是以某种奇怪的方式。这能使他们感到足够安全,让情绪宣泄出来。

 小组活动后的第二天,我们和很多其他人一起继续参加那个研习班。我告诉参会的成年人我们在小组活动里做了什么,马上有十个人问他们可不可以也那样做一次。(笑声)这些成年人其实也从来没有机会弄明白怎样和异性相处。多年来他们一直假装明白,其实觉得自己很笨,感到很尴尬。于是我让他们模仿大家都看过的老电影里的对话,好让他们能感受到那种不自在。我让他们中的一个假设自己躺在沙滩上,让另一个人从旁边经过。我要求他们夸张的说出的台词大致如下,“噢,你好……”(笑声)“......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你!” “你一个人来的? ” (笑声)随后我要他们加上这样的台词:“你喜欢我吗? ” “嗯,我很喜欢你!”在这样的当口,他们得停顿几分钟后才能把话说出来,说完后还要停几分钟。我让他们两人一组重复同样的对话,重复几次后,他们开始加上一些自编的台词,开始炫耀自己的演技,编个故事作为对话的背景。他们开始对如何应对这样的情景有了些感觉。有的表现得相当棒,比我导演得强多了。(笑声)

 即使只是聊聊自己很在乎的人或事,都会让我们大多数人感到尴尬。我们小时候会因为说起自己在乎的人和事而受到别人的取笑,所以之后在这方面有很多尴尬。而且不仅有尴尬,还有其他的困扰。如果我们曾遭受大量的羞辱,还会积累大量的悲伤和恐惧。如果因为保持了我们原有的天性而遭受贬低,那么最先冒出来的感觉可能是尴尬,但下面往往还有大量的泪水。所以,你以为自己会大笑一个小时,结果却是,五分钟的大笑之后,你就嚎啕大哭起来。可是,如果没有前面的大笑,你也哭不出来。你得先面对自己的尴尬之后才能感觉到悲痛,有时候下面还隐藏着恐惧。我强烈建议大家,特别是你们当中那些不愿意去面对的人,都去试着去处理自己的尴尬情绪。

 处理尴尬情绪的另一个困难在于,这个过程本身会让人感到尴尬。尴尬情绪好像会从自身汲取能量。如果处理尴尬情绪不让你感到那么尴尬,你就会去做了。你知道自己不应该感到尴尬,但在咨询时间里觉得尴尬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万事开头难。一开始的确太痛苦。但那种痛苦不会持续很久。作为这样一个诉说者的倾听者,你要小心自己说话的语气,因为对方往往曾遭受过他人的贬低。如果你在倾听时表现出明显的尴尬,他们就会觉得你像是那些曾经取笑过他们的人。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是,由倾听者做一些傻事,这样诉说者会觉得这不是针对自己,就能大笑一通。这样间接的方式可能会奏效,使他们最终能处理和宣泄自己的尴尬。

 我知道让你们感到尴尬的一个关系是你们的相互咨询关系。这会妨碍你们的相互咨询。你们小心翼翼地在一起相处,有些东西从来不去触碰。尴尬妨碍你们充分利用彼此的关注。你们需要每隔一两个月就利用相互倾听来处理咨询伙伴关系,因为,像其他任何关系一样,这种关系也会受到尴尬的影响。影响关系的还有羞怯。人们会感到害羞,不喜欢彼此对视。在相互倾听时这时常发生。很多人会看着天花板或地板。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感到尴尬和害羞,另外的原因是,诉说者会担心,如果他们去看倾听者,可能会发现倾听者心不在焉,在看天花板。(笑声)我们很难关注彼此,部分原因是因为害羞、彼此隔膜。我们不敢让自己由着自己的心意去关心对方。相互咨询关系可以成为彼此深深在意的关系,但常常也会让人尴尬。(蒂姆提议大家做一个每人五分钟的短时倾听,诉说者要害羞地对着倾听者微笑。)(笑声)

--------

陈明瑞 译   陈平俊 校 2018.10

Original title: Discharge, don't respect, embarrassment

From Present Time,Jan. 1985,P3-5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