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走近母亲

N.S.

十年的相互咨询带给我与母亲的深深的爱的联结。最开始做RC时,我不和妈妈说话已经长达五年,而且打算这辈子永远不和她说话。我在这方面有创伤,一直受其困扰。在某种意义上,我做的所有的咨询都是为了修复与母亲的关系,但我肯定,在开始做倾听时,甚至在做了五年的倾听之后,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曾有个经历旳确让我意识到什么地方有问题。那是母亲节前夕,我和几位来自别的州的女性朋友在一起,她们都说要寄贺卡给自己的母亲,当时我没什么感觉。可是当她们走后剩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我就突然泪流满面。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流泪的原因:我没有母亲。“为什么我没有母亲呢?”

  那时我做相互倾听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正开始处理过去27年里有待疗愈的伤痛。之后的几年里,那些陈旧的伤痛总是盘旋着缠绕着我,让我感到窒息和刺痛。我一直深陷在那些以往的伤痛之中。有一半甚至更多的倾听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在处理什么。记得我不停地跟玛莎·派瑞做相互倾听,在我的时间里,我又推又打。“玛莎,那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她从未回答过我。我像婴儿一样,要去找到最早发生的那个莫名的伤痛。

人们会努力去建立持久的关系,修复原有的关系。我想,无论我们知道与否,大多数相互咨询的目的都是如此。我就是这样。所有那些宣泄引领着我建立起与母亲的爱的联结。

我一直在阅读第二期《关切的父母》。其中有文章提到,婴儿需要父母告诉他们:父母爱他们,即便在父母令婴儿受到伤害的时刻,父母也是爱他们的,而且并不希望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这样的话语会对婴儿起到重要的影响:一旦婴儿能够理解当时的情况,就会极大减轻感受到的痛苦。一个非常好的引导语是,“父母确实爱我,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曾经受过伤害,他们是不会那样对待我的。”如果小孩子需要了解这样的信息,那么大人也一样需要。

几个月前,妈妈突然告诉我,当年她肚子里怀着我时她非常兴奋,我出生时她非常喜悦和激动。我简直无法相信她会说出这些话,也许是因为人的本性令一位母亲知道她的孩子需要听到这些话。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她觉得必须要告诉我这些。人固有的美好天性一定会显现出来。

我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我有一位世界上最棒的母亲,有待我以各种方式去和她亲近。我一天比一天更爱她。我打开了那道一直都存在的爱的通道。那道爱的电流每天都在变得越加明亮和强大。

与母亲越亲密,过去那种绝望和无力感就越(多地浮上来)影响我的日常生活。最近这半年情况很糟。两周前我做了一次相互倾听。在前面的四十五分钟里,我一直不停的说话,然后,停了一下,我哭了起来:“妈妈,我只想对你说,我爱你!”时间结束时我恍然大悟。我一直深陷其中的痛苦情绪与当下的现实毫无关系。在我10-13岁的那几年里,我确实失去了母亲。当时我无力改变状况, 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而现在,我能感受到当时所有的感觉。这使得过去两周的相互倾听的效果特别好。我无数次跟自己说,“凡是否定你的就一定是个困扰。”我的倾听者也无数次对我这样说。哇!我想我不再需要再等上6个月,更不用说30年,耗费很多时间东拉西扯地兜圈子才能抓住需要处理的点。

我注意到了梳理好与母亲的关系给我带来的积极影响。我有了无限的力量与希望。我写信主动与人交往。我交朋友,与他们开心玩耍。无论身在哪里,我都努力与每个人建立合作关系。我总是昂头挺胸,内心终于开始充满自豪。

附上一封我写给妈妈的信:

亲爱的妈妈:

我非常爱你,远超过你的了解。我每一天都更加爱你。我越来越多地找回了多年以前我们一起玩耍一起欢笑时的美好感觉。我记得,当你能做件事让全家人开心时,你就会非常兴奋。你会表现得既可笑又快乐,满屋子转着又唱又跳。有一次你为我们做了橘子苏打水,让你非常开心。你没告诉我们那天的甜点是什么。你把橘味雪糕放进高高的啤酒杯里,于是我们得以眼瞧着你把橘子苏打水倒在雪糕上面。哇嗚!雪糕一下子澎胀起来了,像变魔术。大家都非常开心。记得当时爷爷也在我们家,他教给我们一个糟糕的把戏,就是把糖撒在涂了奶油的白吐司上。你当时一副气恼又傻气的样子。

还有一次,爸爸、比利、我和你一起沿着瑞赛达大道散步。那是个夜间,已经挺晚了。你是那么快活,开始一路蹦跳地走在街上。那时我很爱很爱你。我希望你幸福。我想要和你分享快乐,一起玩耍。

我现在也爱你。虽然这样告诉你说“我爱你”让我觉得有点难为情。我想紧紧拥抱你。我想变回当初的那个小女孩。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去上学。不,不是的。我只是要爱你。

我看着你的脸。过去如此漫长的一段岁月里,我曾感觉不到爱你,活得艰难而空虚。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疗愈了造成我们之间的隔膜的那些伤痛。现在我每天都越来越想你,越来越爱你。每天晚上入睡时我都会大声哭泣。我爱你。通过在倾听时间里的发抖、冒汗,那些害怕失去你的恐惧终于消散了。

我们之间的疏离已经让位于新的母女关系。我们一起聊天,亲切地彼此接纳,连吃东西的样子都一样。我们已经一起旅游过,将来还会一起去。

比我们一起共度时光更重要的是,当我在外努力工作谋生、阻止压迫、纠正不公正、日落时分在海滩上漫步时,我知道你爱我,以我为傲;知道我也爱你,以你为傲!

--------

陈明瑞  译   陈平俊  校 2018.10

Original title: Getting close to my mother

From Present Time, Oct. 1980,P7-8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