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WEBINARS

Healing the Hurts
of Capitialism
Azi Khalili &
Mike Markovits
Sunday, July 28

What We've Done
Where We're Going
SAL Fundraiser
Sunday, August 18


FREE Climate Stickers

U.S. Election Project

Thoughts on Liberation
new RC eBook

 

成功地阻止性别歧视的言行   

(美国)

  我有一个成功的故事要分享!

  我是一个初级金属板材学徒。最近一位退休讲师来教我们安全知识课。在课堂上他会讲许多笑话,都是关于性和女性身体的。这些笑话每次会持续几分钟,在一场四个小时的课上他每隔一到五分钟,就会讲一个新笑话。课堂上有八十多人,三分之一是女性。(在我所在的行业里这应该是个相当庞大的女性学徒数量了。)

  有一次,这位老师开始使用一个我还没听说过的金属板材术语,叫做“微笑”。我举起手问“微笑”是什么意思,他斜睨着说:“就是当我看着你的时候会发生的情况。”那一刻我又怕又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小声地愤愤说了声“不。”他立刻改变了语气,解释说,这是一个行话,指的是金属表面上的某种凹痕。我想也许他会从此以后停止拿性来开玩笑,但没有,几分钟后他又继续每隔几分钟就讲一个新笑话。我为了能熬过上课时间所采取的策略是尽可能忽略他说了什么,但这意味着我也没能在课堂上学到多少东西

  课后我决定不把愤怒和烦恼带回家,我宁可有话直说,满怀着力量回家。

  我等到了课后跟老师一对一谈话的机会。我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告诉他:“谢谢您和我们分享您的经验和知识。我欣赏您的幽默感,但能不能请您不要拿女性开玩笑?我知道你不习惯教女人,但这不只是为了我们。也因为您是男学徒的榜样。”他立即不带辩解地说:“你是对的,我很抱歉。不会再发生了。”我握了他的手,说了声谢谢,意气昂扬地离开了!

  我实际上不相信他会停止那些笑话,因为那似乎是一种长期的模式,并且我都没有提议倾听他一次。(我知道我不会有足够的注意力去倾听他,所以我甚至没打算倾听他在听了我说的话之后的感受。)我只是希望他也许可以少开一些玩笑。

  我得惊讶和愉快地承认,我对他的估计不足!他这星期又做了一场几个小时的讲座,并且完全没有拿性和女性开任何玩笑——一个也没有!

  我之所以能够做到有话直说,是因为我已经就性别歧视和男权统治做过很多倾听。感谢那些作为我的女同行的倾听伙伴们,当我不知道如何能有话直说又不会丢掉工作的时候她们倾听了我。我热爱我的行业,而且我很高兴这次我不需要在进修本行与做一个强有力的女性中做选择。

----------------

陶欢  译  陈平俊 校   2018.3

Original title: Successfully Interrupting Sexism

From Present Time, Jan.2017, P70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