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接近焦躁不安的人

一位父亲(美国)

  我童年时遭遇过许多暴力(老实说,谁又不是这样),所以当人们焦躁不安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躲开那里(快点跑掉)。这看起来是正确的做法!我不是傻瓜!为什么要留在那里等着挨揍呢?

  但是现在我已经是成人了。我一直在为自己能够做到留在那里并且保持思考(而非逃跑和躲藏)而做相互倾听。我的努力已经引领我采取了这样的方针:接近焦躁不安的人,并保持思考。

  有一天我回到家,听见我妻子在楼上和我们的孩子在一起。她说话粗声大气的,显然心情很糟。我恪守自己的方针,走进房间。我把手温柔的放到她的肩膀上。我说:“我爱你,我认为这不是你现在想要做的事情。你正在扮演压迫者的角色,但你并不想这样。” 她一下子哭了。她不再把糟糕的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而是能亲近孩子了。之后,她说我那样做对她很有帮助。

  身为父母,我们彼此的关系中最大的问题自然是性别歧视和大男子主义,但有时候我们也会以保护孩子免受对青少年的压迫的名义而相互践踏(批评、粗暴对待)。我正在用相互倾听处理旧日的创伤,并且明白了更好的做法是去接近那些迷失在压迫者角色中的成年人。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我有能力那样去做。

------------

王继萌 译   陈平俊  校  2018.3    

Original title: Moving Toward Upset People

From Present Time, Jan. 2017,P39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