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短暂置身男权统治之外的感悟(及又一篇)

  1. J.R (美国)

    有19位男性参加了这次(2015年12月)的当代女性问题研习班,我是其中之一。

     之前,我曾听黛安-鲍瑟尔(致力于女性解放的RC国际代表)说过,即使RC团体当中大多数是女性,RC仍然未脱出男权统治的影响。在研习班中,我得以明白她这句话的真实性。由于该研习班的运作在一定程度上处于男权统治之外,我有机会观察到在场的女性带着更多自信和坚定说出她们的想法,而且发言时间长于一般的RC活动。我现在意识到男权统治的影响几乎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要求女性更安静些,更少发表己见,更少与人作对,更少自由自在;更少自作主张地行事;等等,等等。

  研习班中的集体关注展示了由男性至上的社会通过婚姻、性产业、身体形象的信息等等给女性带来的摧毁性的困扰模式。此后我不会再低估女性为了要做回自己、让自己快乐而每分钟都要面对的斗争。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黛安如何领导研习班。我能够看到犹太风格对她领导力的影响——说出自己的想法、智慧的切入、对历史的深刻见解(尤其是压迫的历史)、对其他被压迫群体的亲和力、幽默感、做正确的事、开放地与人交流不同的观点。

      我们这些在场的男性尽力对自己内化的男权统治的模式保持警惕。作为一个群体,我们把自己的注意力聚焦于女性以及她们在活动中所做的事情上。我感觉到在我们男性之间的竞争性明显少于其他任何场合,无论是在RC团体内或外。在这种场合,竞争的方式很可能是试图证明谁是女性最好的同盟者。但这次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我感受到的是,我们希望大家都同样做最好的自己,最好地对待彼此。我们彼此友善相待,并注意到彼此的紧密联结。

    其实我是个话不多的人。而在这个研习班上,我发言比平时多得多,有时和另一位男性意见相左。

  自这次研习班之后,我已经与我的伴侣,一位女性,有很多次长谈。我们谈这个研习班,谈在女性受压迫的大环境中她的过去和现在。我想她是在向我展示更多性别歧视与男权统治的影响,而我则开始更多地关注这个话题。

 

                         还有更多事要做

匿名

    我作为19位男性支持者之一参加了当代女性问题研习班(2015年12月)。我很荣幸能够参加这样一个令人惊异的研习班。

  我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我的妻子不想再生孩子。我能明白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我却为此感到伤心。

  在研习班上,我意识到,如果我唯一的孩子是男孩,我就不会感到伤心。在内心深处,我感到只有女儿还不够,就好像她不如儿子那么有价值或重要。对自己承认这一点非常难,但是我一旦做到了,就打开了释放巨大困扰的闸门。

       我出生后最先收到的信息之一就是,我生为男孩真是太棒了。人们为此都很兴奋。我不知道有谁曾明确地说过女孩不如男孩好,但人们暗示了这个意思。

    在研习班上我在自己的倾听时间里处理了男性比女性优越的所有相关信息。比如,我从来没看过有任何电影呈现过全家为第一个孩子是女孩而欢喜庆祝的情景。看到的是,得知出生婴儿是男孩时,人们表现出的狂喜,尤其显现在做父亲的脸上。

       我想是研习班上女性所呈现出的力量和团结,以及其传递的 “女性第一”的清晰信息,让我能够看到,我一直是我女儿好父亲,是作为女性的她的好盟友—— 不过,还有更多的事情有待我去做。

 --------------

 王继萌 译 陈平俊 校 2018.7

Original title: A Glimpse Outside of Male Domination

From Present Time, Oct.2016,P84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