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音乐人的解放

NO.(澳大利亚)

我生活在澳大利亚悉尼,以音乐为生。我专业打鼓,喜欢弹吉他、弹钢琴和唱歌。最近,我参加了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举行的RC国际青年领导人会议,与会者里有不少是从事艺术和音乐的。

        周六晚餐时分,有人召集了一个从事艺术者的“专题桌(即, 坐在一起用餐时讨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有近二十人参加!我琢磨着是否在周日再召集一个音乐人的“专题桌”,然后就决定去做。太棒了!来了六个人。大家说,能召集这样一个小组本身就是(对自己的模式的)一次正面冲击。他们很高兴有机会处理自己的模式。几乎每个人,包括那些视音乐为生命的人,都说他们几乎从未就从事音乐做过相互倾听,而现在意识到这样做是多么的重要。

  我谈到了压迫——我们是多么不容易接纳自己,我们如何互相抨击和比较,演奏音乐往往被社会视为一种爱好,不是专业,因此,我们会放弃对音乐的追求,或对认真做音乐这件事常常很纠结。

    我想让这个小组尽可能把注意力放在积极的方面,因为作为音乐人,我们几乎总是看低自己。我让每个人都回答这个问题:“你演奏什么乐器,或者你曾经演奏什么乐器,你喜欢演奏什么乐器?”然后,我问:“你喜欢音乐的哪些方面?”还有“困难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我们经常把注意力集中在困难的事情上,我有意在每个人经过一些宣泄之后,要求他去回答第一个问题,并要求他停在那儿多想一想。听每个人谈论他们喜欢音乐的哪些方面真是太美妙了。作为年轻的成年人,我们离自己曾经有过的梦想更近了一点,正在为抓住梦想而努力奋斗,但是我发现这个问题无论对什么年龄段的人都很棒,因为它帮助我们想起了我们当初对音乐和演奏一件乐器的梦想。

    今年早些时候,我通过一个社交网站创办了一个全澳大利亚的音乐人支持小组,这项工作正在改变我的生活,有这么一帮出色的音乐人支持我,对我的模式是多么有力的冲击啊。作为一个小组我们变得越来越亲近,我注意到他们存在于我的心中,这冲击了我作为一个音乐人常常感到的孤独感。

    我最近一直致力于放弃比较和批评——这是面对压迫的艰难挑战!但昨晚我有了突破。我要去参加纽约的一个爵士乐聚会,我决定尽我所能去享受音乐,并记住我喜欢它的地方。每当有个批评或评判性的念头冒出来,我就打断它,并重回享受。我得以听到了一些鼓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演奏,只是去享受声音和激发的灵感,我甚至享受我自己的演奏!这绝对是一场胜利,从现在开始,我将努力保持自己这种新的心态。

------------------

孙富华  译   陈平俊  校   2018.8

Original title: Musicians’ liberation

From Present Time,Jan.2016,P66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