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在生活中运用RC

  1. L. W. G. (肯尼亚)

我非常喜欢RC。也许正因为如此,在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中,我都使用RC。

我花了很多时间处理一件家事。我和丈夫分居后,尽管我们彼此仍有爱,我发现他因为抑郁而完全不在状态。我经常去他和他的家人居住的地方看望他。凭借我的倾听经验,我可以很容易留意到他的感受是什么。他会打很多哈欠,有时我能看出他内心的愤怒。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成为他的倾听者,而他成为诉说者,尽管他并没意识到。他的兄弟姐妹们会问:“你这是在做什么呢?”他们说,我似乎是唯一能治愈他的良药,并恳求我尽我所能去帮他。

我做了大量相互倾听,以领导者的身份接受了这个任务。我甚至阅读了很多关于运用RC达到完全康复的文章。这确实对我们太有帮助了。我们两个成年的女儿也很受鼓舞。看起来,我丈夫能完全康复是大有希望的。

这些年他好多了。他能够恢复部分时间工作,独自回家也没有任何问题了。他和我决定在每个周日去教堂做完礼拜后我们就做相互倾听。现在我已经向他完全地介绍了RC,我们可以做双向倾听了。如今我丈夫是一名相互咨询者,对我做的与RC有关的任何工作都感到非常兴奋。

我的女儿们已经表示有兴趣成为相互倾听者,并在她们参加的组织中运用RC,并让那些做法变成常规性的。我丈夫和我,作为外祖父和外祖母,一直在为我们的孙辈们做“游戏中倾听”。他们喜欢当我们一起在相互倾听和分享“新闻和好事”以及令自己失望的事情时能够坐在房间中央。我很高兴看到他们能自如地表达自己。他们对外祖父母有很多的爱,期盼来看望我们。我相信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是完全的相互倾听者了。我能够打理着这个家而不再感到彼此的隔阂。这个家曾破碎过,而现在它已经恢复完整了。 

自2004年我参加RC以来,也一直活跃在妇女群体中。我的丈夫很支持我在教堂做团体活动,外出旅行参加会议,帮助安排研习班等等。最近我从内地搬到了首都内罗毕,尽管我是初来乍到,还是被选入了教会的妇女小组。我相信这是因为我是一名相互咨询者。

在南苏丹,我参与了基督教妇女赋权运动,并与北非的RC团体地区代表共同做了一次RC介绍活动。当地的妇女们热切地接受了RC,并用它来应对她们一直遭受的压迫。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战争,以及得不到家里那些经常处在醉酒状态的男人们的支持,她们想不出自己该做些什么。而应用RC她们能够思考清楚自己的境况。她们中的许多人开始创办了小企业。

我在南苏丹的朱巴工作时,以类似的方式介绍了RC。自从我回到肯尼亚,我在马查科斯和现在的内罗毕的天主教基督教社区中都介绍了RC。

我最大的兴趣在家庭和妇女团体。因为我为维护自己的家庭所做的努力,人们把我看作是很有能力的人。最近,我在内罗毕协助举办了一个青年人研习班。当年轻的女士们谈论对妇女的压迫时,她们能够很好地表达自己。在听了我走过的历程,以及我如何从未放弃自己的丈夫之后,她们承诺也要在自己的家庭中发挥领导作用。这大长了她们的士气,让她们相信:“是的,我们能做到!”

-------------------------------------------------

Original title: Applying RC in my life

From “Present Time” , Jan. 2016, P59

陈珍珍 译   陈平俊  校 2018年7月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