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WEBINARS

Healing the Hurts
of Capitialism
Azi Khalili &
Mike Markovits
Sunday, July 28

What We've Done
Where We're Going
SAL Fundraiser
Sunday, August 18


FREE Climate Stickers

U.S. Election Project

Thoughts on Liberation
new RC eBook

 

让青年男性成为女性的同盟

J. B. (美国)

每个学期我都会教授一门女性研究的课程,通常班上有大约40名学生——33名女生,7名男生。我基本上是从再评价咨询的角度来讲女性的解放,至于学术上的要求,只要足以让系里每年都请我去开这门课就行。

我总是对男生们说,在我的课堂上,他们有难得的特殊机会去真正了解女性的生活。我会在课堂上谈及男权主义及他们是如何被套在男权主义的马车上的。我对这些男生很执着,告诉他们我期望他们成为女性的同盟。

在学期刚开始时,我常常会遭到男生们的白眼和反抗,但我告诉他们:尽管我有一个儿子,我也热爱男性,但对女性的歧视是残忍的。我期望他们能倾听女生们的讲述。在课堂上我们会展开激烈的讨论,许多女生会大哭起来。

每个学期我都会给学生们分派小组作业。上周,班上发生了一件非常棒的事:一个男生组做了关于单身母亲的作业报告,其间他们因为曾经为他们艰难奋争的母亲们而落泪哭泣;另外三名男生作了关于性骚扰的作业陈述,即将结束时,他们都谈到自己曾经怎样以自恃优越的态度对待女性——多半是在街上对女性发出性滋扰的嘘声;把女性当成玩物;或者为了取乐而把女性当做性对象(讲到这些,他们都变得声音低沉)。

他们都承认,做那些事时有其他男人在场,他们本不愿这样做,或者当其他男人这样做时,只是麻木不仁。他们都说现在他们认为自己是女性的同盟。一位男生说在此之前,他原来从来不了解身为女性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们都说从现在起将停止那些男权主义的行为(顺便说一句,这些男生都属于遭受种族歧视的群体)。一周之后,其中的两名男生和我一起参加了“终止对女性施暴”的游行。

我的课程使我清楚了解了以下情况:(1)女性研究对男性非常重要;(2)许多青年男性根本不清楚性别歧视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其他男性诱哄着加入了要操控、主宰女性的行列;(3)男性其实很愿意成为女性的同盟;(4)就让青年男性加入再评价咨询这一话题,我们需要做更多的相互倾听。


 

陈明瑞 译 陈平俊 校 2013年7月

English Title: Young Adult Males as Allies

Translated by Chen Mingrui from “Present Time”Oct 2012,page 85


Last modified: 2023-04-15 09:24: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