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朋友们学习再评价咨询

    几年前我决定给我的朋友们教授RC基础课程。我想让我最关心的人能够有机会宣泄,能够了解有关烦恼和压力以及压力的内化的理念。再评价咨询已经使我的生活的方方面面得到了改善,我知道它对我的朋友们同样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我邀请最好的朋友凯特做我的助教。这很重要,有了助教让我不感觉孤单。在我们还未成年时,我就教过凯特RC。
我相信我能指望她向学员示范相互咨询和宣泄的做法,同时她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咨询伙伴。

    我们决定先在一个晚上举行一个介绍会,邀请我的和她的男友参加,加上其他几个朋友。介绍会进行得很好。令人惊喜的是,所有到会者都想要参加一期基础培训。

    我们的第一期基础班每隔一周上一次课,持续了一年。其中最受欢迎的内容包括赞赏、肯定、以及关于毒品,酗酒和成瘾等。
去年春季有几个学员还参加了地区的专题活动。

    上个秋季,我们又吸收了几个新学员,开始了新一期的基础班。上一期的所有学员都同意扩大我们的团体。

    第一期班的部分学员,包括凯特在内,由于学习和工作时间的冲突没能参加第二期,但我们仍然保有一个不错的团体:有些人有较多的经验,有些人才加入不久,大家来自不同性别,不同种族,不同阶层和不同宗教背景,都是年轻的成年人。我的男友也进而担任了助教。

挑战
    然而,我们的团体成员的关系比较复杂,其中大多数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相识多年。我们在彼此的生活中留下的印记有好有坏,会情绪化地对待彼此的烦恼和僵化反应模式。我们之间的吵架纷争经常在课外发生,有时也会发生在课内。有些时候,我们很难把对方与其烦恼分开,想到对方好的本质。

    有时我很着急也很气馁,觉得我们进展得不够快。起初,学员们做相互倾听时只是聊。他们很难搞清楚需要处理什么问题,不知道怎样利用好自己的时间。我担心相互咨询时间对大家起不到作用,在我自己的时段我也很难像和别的咨询伙伴做咨询时那样放开去宣泄。并且,课程已经进行了两年了,还有部分学员仍然没有参加过一次专题活动。

成绩
    尽管我很难说这个课程对学员们效果明显,但他们所有人每次都来上课,事实上,学员们几乎没缺过一节课。即使他们在(课堂上的)相互倾听中还没有过痛快的宣泄,但这些倾听时间已经成为课程中他们最喜欢的内容。我意识到,那些相互倾听时间是那个星期里他们唯一得到真正的关注和倾听的机会。我自己非常喜欢听到朋友们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也喜欢让他们听我。

    由于我们承受着刚刚步入成年的压力,能有这样一个没有毒品和酒精的空间,让大家可以充分去关爱彼此并保持深入的有意义的关系,就显得非常重要。这个空间给大家创建了团体氛围和真实感,让我们可以无拘无束的展现自己的内心挣扎。

    这样持续的每周一次的团体聚会,打破了人们那种通常只与一位“铁杆”朋友出双入对而与其他朋友不相往来的倾向。每次上课之后大家都显得彼此更亲近和放松,会再待上半个小时或更久,欢声笑语地闲聊,不管已经有多晚,以至于有时我不得不把大家“轰”走。

    我用了一些长时间的相互咨询来处理一些话题,包括自己是多么关心朋友们,自己的孤独的感觉,面对刚入成年的压力是多么的绝望。这个课程帮助了我坚持追求广阔美好的人生,并且是和朋友们、和团队一起去追求。我的大多数朋友都不是积极行动者,也并不怀有改革抱负之心,但是他们全都接受了RC理论和相互咨询方法,并且都逐步注意到那些压力和早年伤害怎样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我领悟到宣泄是多么自然的过程,人们是多么渴望了解心灵是如何受到创伤的。

    这个课程帮助了我们更清晰地认识自我,了解彼此,以及我们多样的身份。
    重要的是,女学员们知晓了什么是性别歧视和内在化压迫,男学员们则知晓了什么是针对男性的压迫。
    给学员们带来变化的还包括那些涉及到种族主义、社会等级划分、针对犹太人和同性恋人群的压迫等内容,以及就这些话题进行的相关的宣泄。这些压迫每天都在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我想要朋友们明白,他们遇到的所有那些挫折不顺,或感觉自己很糟,都不是他们的错。我想在这方面自己做得还不错,我相信自己还会有更多的机会来敞开和深入地表达这个观点。

教课、领导、团队建设
    有些朋友已经开始在课外找我做即时的相互咨询,在他们的相互咨询中宣泄得更加充分。我喜欢当我们一起闲荡时冒出某些情绪时,可以即时找人做个短时倾听。在社交场合遇到上我课的朋友时,就会感觉和他们特别亲近。

下一步目标
    每个人,包括我在内,都想把课程继续下去,我的目标是让学员们更加紧密的联系我们地区团体里的年轻成人,帮助他们在课外进行相互咨询,并且让他们参加地区团体的专题活动。

    我还承诺要向我男友的家庭教授再评价咨询。男友和我正在计划做一次介绍会,邀请他的姐姐、姐夫---他们已经表示有兴趣学习再评价咨询---以及姐姐的几个朋友参加。

    更远的目标是,为上过我的课的所有学员举行一次半天或整天的专题活动。还有,凯特和她男友刚刚订婚,我们的几个学员将参加他们的婚礼。我正考虑组织一个支持小组,以便可以更好地为他们思考,支持他们关系的发展。

    教朋友们学习再评价咨询,是这几年来我人生的亮点之一,冲击了我的无力感、孤独感、和年轻成年人承受的压力,也给我一个机会向自己人生中最亲爱的人表达我的爱。我期望着未来,期盼着和我所有的朋友保持长期亲密的关系。

 


张伟光译 2010年.3月
选自 Present Time No. 158, Jan 2010, pages 66-67

(English title: Teaching RC to My Friends, by Jessica Whitehead, Wilmington, Delaware, USA, translated by Zhang Weigua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