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会议上发生相互指责

 

                                                                                                                K. H. (美国)

 

   上周我出席了一个非RC的非营利组织的会议,该组织在尤金地区(美国俄勒冈州)主导个人成长工作。像很多(致力于社会变革的)团体组织一样,它也免不了领导层内部的冲突与困扰。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就保证财务可持续性的领导方针及这个团体的未来发展而广泛征集意见。 

 

    参加会议的有三十个人,我在那里主要是支持我的一个朋友(我的相互咨询伙伴)。我不怎么说话,只有一次是为了回应一些指责。大多数人说,领导者之间的争执表明,他们自己并没有运用他们在研习班里所教授的那些促进个人成长和解决人际冲突的技巧。当时我做了如下发言: 

 

    “有时候我们难以相处,似乎不能消除隔阂,但那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尽全力了。我们生活在一个压迫性社会,充满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阶级歧视、反犹太主义、种族歧视和大量其他的压迫。这些压迫伤害了我们,带着这些伤害,我们也无意间这样伤害彼此,却大多很难意识到。 

 

    “我们致力于建设一个没有压迫的新世界,但是当我们走出去,在大街上四处走动,每天都遭遇压迫。这就像我们在海里游泳,却想不起来我们是在水里。我们要记住,我们正在运用学到的技巧,我们正在尽己所能。现实很艰难,但那不是我们的错。我们能彼此支持,请记住我们都是好人,即使我们承受的各种压迫使得我们很难甚至无法跨越我们之间的障碍。或许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关注和资源来跨越障碍,但是我们正在努力让它成为可能。我们正变得越来越好。现实充满希望。” 

 

    会议结束后,其中的一位领导人给我发电子邮件,要我把发言内容写给她。然后她给其他的领导者包括我发了一封信,讲到她在会上并没有太关注我的发言,在会后却为之吸引。因为我的发言,她认识到,参加会议的每个人都是好人,每个人都全力以赴了;事情陷入困境时,自己也不必去责备什么人。 

 

    这也正是我一直对RC团体不离不弃的部分原因——因为我们懂得那些压迫,懂得历史的伤害如何使得当前的进展更为艰难。在RC我们致力于搞清楚并终结压迫制度,正是它阻挠我们去改变世界。要清除几个世纪的奴隶制的影响,几千年来对犹太人的压迫、世世代代的阶级歧视、性别歧视等等,任重而道远,但取得的进步是令人满意的。 

 


 

胡小忠译  陈平俊  校   2013年10月      

English Title: Speaking Up About a Conflict

Translated by Hu Xiaozhong, from Present Time No. 165 (Oct 2011) page 56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