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与再评价咨询

 

美国这周庆祝母亲节,连同再评价咨询女性电子邮件讨论上的相关话题,激发我写下自己的养育孩子的心得。

我曾在奥斯汀父母规划(美国德克萨斯州)项目中为父母亲们教授了12年(1990-2002)课程,从那以后我在各种非赢利的机构为父母授课。我也在再评价咨询团体中为父母们授课。我确信,这些课程使许多人发生了变化。然而,在母亲节这一天,我的孩子、孙子、曾孙子们打来的电话和寄来的贺卡,让我注意到我对自己家庭的影响。

作为RC的老年人解放的国际代表,我鼓励再评价咨询团体中的老年人多加关注建立与自己成年子女的关系。这也是我建立和重建我自己与成年子女及孙辈们关系的基础。我得做大量的相互咨询来原谅我自己的父母带给我的真实的或他们未曾意识到的伤害。然后,我得原谅我自己作为母亲所犯的错误。做这些,让我有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分享并以身作则地展示再评价咨询的信息——关于理性地养育子女,内化的种族偏见,目标设定,良好的自我评价——已经使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的两个孩子在我教授的班上学习了再评价咨询。(其他孩子则由于处在再评价咨询的环境中而接受到一些理念。)不是作为母亲,而是作为咨询者倾听他们的早期记忆真是不可思议。因为事情发生时我也同在,所以我可以帮助他们了解事情的真相。我看着他们如何从那些令我一直愧疚不已的早期伤害中得到康复。

我已经认识到我不可能满足孩子们那些(一直到今天都)难以化解的需求,即使我可能就是那个当初未能满足那些需求的人。然而,我能够帮助他们治愈那些导致了不可化解的需求的创伤。我给他们机会和我说话,提问,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表现出愤怒和悲伤。这样做并不容易,但我尽力不为自己的行为做辩解或解释。我只是倾听,提供给他们一些信息以帮助他们理解早期事件发生时的背景状况。例如,和他们很亲近的一个邻居搬到了很远的地方,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他们感到很受伤。我没有告诉他们,他搬走没多久就被杀了,否则,他们会继续保持联系的。把这告诉了他们,事情就不一样了。

以这种方式与儿女们相处使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他们以我为榜样建立他们同自己孩子的关系。我犯过许多错误而且我还在犯错误,但这就是人生旅途的一部分。

  我有六个孩子,十四个孙辈,十二个重孙,两个重重孙。我的所学及付出的爱使五代人受益。


鲁青译
选自Present Time 156, July 2009, page 25
(English title: Mothers' Day, and RC, by Dottle Curry, Austin, Texas, USA, translated by Lu Qing)

 

 


Last modified: 2016-08-22 02:11: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