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母亲:消除性别歧视

                                                                       B. C.(澳大利亚)

最近我们墨尔本(澳大利亚)的一些相互咨询者,包括男性和女性,一直在努力“重新认识”我们的母亲。去年在我们的团体活动里,路易莎(墨尔本团体地方代表)利用周六晚上的课程鼓励我们针对有关我们母亲的困扰做宣泄,认可她们完整的人性。她很有说服力地详细地说明,由于这个带有性别歧视的社会,每一位母亲都曾不得不放弃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去完成妻子或母亲这个角色。那不是她们自由的决定,因为社会几乎没有为女性提供合理的选择机会。这是处理我的性别歧视的努力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我做了很多次咨询,话题是我的母亲以及我有多么爱她,边谈边宣泄。我更多地了解了我自己、男性和性别歧视的本质。

       我曾一直觉得很难领会母亲是如何受压迫的。我曾以为困难之所在是我出身于有产阶级,但路易莎提醒我们这完全是性别歧视的问题。她指出,我们男性无论来自何种阶级,的确很难了解自己的母亲作为被压迫者的感受。这是因为我们的存活太需要依赖母亲。我们生命从一开始就与她们那么密不可分地息息相关地联结在一起—(从母亲那里)寻求温暖、滋养和人际接触—我们不肯去想她们会因此而受苦的事实。思考我们最爱的女性曾因性别歧视而蒙受苦难,将唤起我们对自身存在的质疑。它会触动深处的早期感受:恐惧,丧失,悲伤,战栗,愤怒,内疚,渴望,痛悔,分离,焦虑,放弃,疏忽,饥饿,甚至死亡。所以毫不奇怪我们男性不想去正视。毫不奇怪我们不想正视性别歧视!

       现在当我有点了解此中缘由并开始宣泄,有关母亲被控制在难以忍受的处境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最近我在处理父亲习惯性地对母亲的外表所做的一个贬损性的评论。他习惯在我和我兄弟面前揶揄她;虽然不是经常,也不那么明显,但对我来说已经足以了解是怎么回事。母亲往往以尴尬的笑来应对。我们则是在一种压抑的氛围中笑起来。这是在拿别人开玩笑。那些时刻留下的印象是温暖、亲近、笑声和乐趣,即使有人因此蒙羞并受到嘲弄。认识到这点让我知道愉快的记忆和好的感觉一样可能包含着压迫性的行为,因此完全应该得到宣泄,正如那些令人痛苦的感觉应该得到宣泄一样。


范西雁译 2010年7月
选自Present Time 159, April 2010, page 48
(English title: Men and Their Mums: Undoing Sexism, by Bruce Clezy, Northcote, Victoria, Australia, translated by Fan Xiyan)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