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认知重要的事情

 

那天我和姐姐及我的女朋友一起在厨房里。她们俩都在RC团体里起领导作用。姐姐提到当年在大学里攻读物理学位的往事。她说起在那个时候(二十多年前)作为女性攻读这个科目有多么困难。

有一次,她在和几个女性实验伙伴在实验室里工作。她们为一个实验精心组建了一些实验设备。当她们离开实验室时,一些男生故意损坏了她们所建的设备。当姐姐质问他们时,那些小伙子们承认是他们干的,但说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另外一件事是:在一个机械工程研习班,主讲者对女生们说,她们不该在场。当姐姐去找该系领导告诉他所发生的事时,他却不感兴趣,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直到姐姐离开。

我很激动,不能忍受再听下去了。我告诉姐姐,她本应该用更强硬的方式和系领导谈。我不停地对着她说,就像她做错了什么事。尽管我内心里有一小块地方始终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头,但是我还是停不下来。不一会儿,姐姐生气了,把手里正拿着的一个碗摔在了地上,我之前从没见她这么做过。

这时我的女朋友插了进来,对我说我错了,要我去听听姐姐想说什么。我拒绝承认,还争辩我是对的(尽管内心里那一小块地方也知道我错了)。我的女朋友非常有力地坚持是我错了。终于我明白自己无处可逃,不得不承认我完全错了。我立刻开始大哭起来。

每当对人讲起这件事(不管是对男性还是对女性),我就很容易落泪,感觉就像是眼泪后面有巨大的压力。我知道自己正在开始认知一些重要事情。


鲁青译 2010年7月
选自Present Time, April 2010, page 45
(English title: Learning Something Important, by Karl Lam, Cambridge, England, translated by Lu Qi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