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该做什么               
   

我的朋友迪克今年80岁了。他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从此决定不再开车,于是吃饭便成了一个问题。
    迪克的一些朋友帮助他联系到一项免费送餐服务,但是不久,迪克就开始对那些持续堆积在冰箱里的太多的食物没了胃口。他开始情绪低落,吃饭也不香。一个朋友表明,我们应该“随他去”,到了真饿的时候他自然会开始吃那些东西。
    一天晚上,我带了一些大马哈鱼到迪克那里和他一起做着吃。开始迪克似乎懒洋洋的,对吃没有兴趣。然而,随着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准备晚饭,他逐渐活泼起来而且也感觉饿了。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三个小时。我还知道了一个情况: 迪克基本上从不做饭,一直习惯和朋友们一起在外面吃饭;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到有熟识的服务员的饭馆吃饭。现在他失去了所有那些。除了需要食物,迪克更需有有人陪伴,与人亲近。
    我把迪克的众多挚友组织起来,给他们和我制定了一个时间表,这样每天晚上,迪克可以和我们中的一个或多个人一起出去吃饭或者在家里做饭吃。当然,这个方法很奏效。
    最近,我飞到洛杉矶去和我最亲爱的一个老朋友告别,已有三个星期他大多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我每天都去医院看望他,和他说话,哭泣,握着他的手和脚,抚摸他的头和胸口,一边哭。
    要给他去除呼吸机的那天,我和另外七个他最亲近的朋友聚集在他病房的门外,一个一个地进去和他道别。按计划我们在该由护士完成她的工作的时候得离开。然而我决定留下来。我不想他孤独离去;我想在他最后的时刻陪伴着他。
    有人说我可真勇敢,但是我倒没有觉得自己勇敢----只是清楚,在那里陪着他走完全程很重要,因为我自己也希望在我离开人世时也有人陪伴。
    后来,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聊天吃东西。人们正三三两两地站着说这说那的时候, 我提议大家聚成一个支持小组。我们轮流说自己是怎样第一次遇到他的,回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们中一些人哭了。
    在我这两位朋友的生活中,再评价咨询关于亲近陪伴的见解给了我非常好的指导,让我知道该做什么。


鲁青译 2009年8
选自Present Time 156, July 2009, page 46
(English title: Knowing Just What to Do, by D.S., Syracuse, New York, USA, translated by Du Qi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