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对年轻人的压迫行为

 

 几年前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原则,要坚持去阻止压迫儿童的行为。其中一些尝试已经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有一天一个大约七岁的孩子,正沿着靠近我们公共图书馆的一段矮墙走着。她的父亲,一个大块头,冲她大声吼叫着:“你怎么就不明白什么是不能做的?!你听见我说的了!”诸如此类的话。

      我走近他,将我的手放在他的肩头上,说:“做父母很难,做孩子也不容易。”他微笑地看着我说了声谢谢。我们一起聊了片刻,当我走开时,他正温和地对女儿说着话。

    另一天,在一家食品杂货店里,一个小不点儿正在大声哭泣。他的爸爸妈妈都高声叫喊着要求他安静下来。我并不想过去,因为我已经买好了东西准备回家。但是原则就是原则,于是我还是过去了。我说我不介意孩子们的哭声,对孩子们来说在商店里是很难的一件事,他们看到了那么多他们想要的,当然作为父母不得不对其中大部分要求说不。在场的这两位父母和他们的四个孩子,看上去是2岁到10岁,全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两位父母对我再三道谢,告诉我说,在他们的孩子哭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过来责怪他们。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多讲一些哭泣的重要性。在我要离开商店时他们走过来再次向我表示感谢。

      一般来说,当我想不出其他的话时,我总会说这样两句话:“你的孩子真漂亮啊”和“做父母真不容易啊。”人们一般都会放松下来。

Margot Brinn
Ithaca, New York


范西雁译 2011年1月5日
选自Present Time 161, Oct 2010, page 42
(English title: Interrupting Young People's Oppression, translated by Fan Xiyan)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