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们都成为领导者

——摘自蒂姆在北京2009东亚会议5/3讲话

我们做相互咨询的人了解一系列很有价值的理念,了解和运用这些理念可以使人们更好地思维。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可能这样做。现在我们有了这些理念,我们的任务是把它们传递给世上每一个人,使每一个人都能够实际主宰自己的生活。

我们了解到这些理念已经有五十多年。第一个基础班举办于1958年,有30名学员。现在还有两名在继续做相互咨询----我和我的哥哥。教师是我的父亲。30名学员只剩下了两名。所以,当你认为自己教的基础班学员流失得太多的话…….

我们得学习怎样教授这些理念。1968年以前,再评价咨询只存在于西雅图。现在相互咨询者散布在大约90个国家和地区。我不清楚有多少人活跃在相互咨询团体里,大约有几万吧。我估计有二、三十万人参加过基础班。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我们干得还不坏,但有时候让人们加入进来还是件困难的事。

RC团体的作用

仅仅是知晓了这些理念就会让人很有力量。如果有一位倾听伙伴,会使你更有力量。如果你经常有两三位倾听伙伴,那就更好。如果你参加一个每周一次的课程,就更理想了。倾听伙伴越多,咨询效果就越好。

我们的目标是在每一个地方建立起像我们在座各位所组成的这样的团体。如果你经常有这样的一群人在你身边,你的咨询的效果会有多好呢?你很清楚在这里的咨询效果会远远胜过平常在家里的咨询。这是因为这里聚集了我们所有的关注和智慧,彼此相互支持着。如果每两个月有一次活动,有这么多有经验的相互咨询者倾听你,你宣泄烦恼的进程会有多快呢?

我在自己身边建立起第一个团体是在七几年,我让自己教的基础班至少持续两年。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个月举办一次专题活动,这样我们可以经常在一起,相互支持。30年过去了,很多人仍然在做相互咨询。其中有三、四个人成为不同社会群体的国际代表。所以我想这样做能有效地把人们聚在一起。

“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做相互咨询

有彼此的支持可以让事情进展得更快。但是要能做到这样并非易事。很难有时间这样去做。当然,这主要还是我们的烦恼模式在作祟。我们常常觉得做相互咨询占用了自己生活中太多的时间。我们忘记了每一次好的咨询似乎都回报给我们六个小时的时间,因为过后我们做起事情来会更快更好。我们还忘记了资本主义社会继续不断地剥夺走我们自己的时间,我们被要求完成越来越多的工作。有时候我们会以为少做一次相互咨询能给自己留下多一点的时间,有时候我们会很高兴倾听伙伴取消原定的咨询约会。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做法能够像做相互咨询那样回报我们的生活或让我们获得时间。

如果没有来自社会的那些烦恼,建立一个团体会容易得多。我认为团体会建立起来,也会同时得到发展。但正如你们都知道的那样,它们不总是发展得那么快,需要大量的工作。

我们需要领导者

团体需要起领导作用的人,需要为全局思考,为所有人----不仅仅为自己---思考的人。领导者不是必须忘我,只是需要考虑全局。好的领导不是要牺牲自己,只是要为自己和其它每一个人找出最好的前进方向。

我们认为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好的领导者。你们之中的每一个都可能。然而,很多人不愿意去领导。我以为这是烦恼带来的困惑所致。

有些人以为他们所见到的起领导作用的相互咨询者总是领导得很顺利,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这些领导者曾经由于自己的烦恼深陷困惑。但是我们战胜了很多烦恼,而且大多是在成为领导者之后。

成为领导者之前,你会比较孤独,更容易因为感觉挫败而放弃。一旦你成为领导者,情况就会发生变化。你会聚集起很多人在身边。与自己的烦恼模式争斗的意义已不限于为了个人成长,而是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成长。现在你有了新的更重要的动机与自己的烦恼模式争斗。在RC团体里没有人比领导者成长得更快。不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或更优秀,而是因为他们在主动推自己去领导。如果你觉得自己弱小无力,那就去教一个基础班,去发现自己可以改变他人的生活。我们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领导者。这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人们愿意尝试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看看自己能走多远。

RC团体的领导

我们对RC团体的领导的看法不同于团体之外的(社会上一般意义上的)领导。团体之外的很多领导会告诉你做什么,从来不倾听你。而且他们让你做的事几乎总不是为了你好。RC团体的领导很不同。在RC团体里我是最高的领导。的确如此。可我不能要求你做任何事---我也不想这么做。我想做的是把好的理念传递给你,帮助你更好地思考。我从全世界收集信息,努力思考它们,然后把那些看起来是最好的东西带给你们,以便你们自己体验尝试。你们做相互咨询不是因为我让你们做,而是因为它让你们获益。你们要自己拿主意,通过实践来确定什么是有效的。

领导的任务不是拿出所有的好主意,而是收集那些好主意,把那些最好的提供给大家,以便大家可以尝试。还要为整体思考,包括确保团体内的各种活动和做法与RC理念保持一致。(例如,不论你和哪里的相互咨询者做咨询,你们的做法应该基本一致。)

我希望你加入我们,成为一位领导者。会有很多的工作,很多的乐趣,生活舞台会越来越宽广。

如果你打算成为RC团体的领导者,你就必须处理自己有关领导的烦恼模式。你得就自己的父母、老师、政府官员---所有那些曾对他人投射自己的烦恼并称之为领导的那些人----做宣泄。你还得宣泄那些让你感到很难接受其他人的领导的那些感觉和情绪。

你会接受我的领导吗?你已经对我有所了解。我也希望你明白我会把你的利益放在我心上。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领导,你就得决定我可能是正确的—即使你认为我错了。我不是要你停止思考,而是要你在相互咨询时间里思考你为什么认为我错了。作为领导者,我保证会让你不舒服。领导者的职责可能涉及推动人们面对自己的慢性模式。所以我有时候会带给你一些好的想法,它们会刺激到你的慢性模式。

怎样区别一个坏主意和一个令你不舒服的好主意呢?可以先想一下这个主意来自哪里,那里曾产生过好主意吗?最终你还是得在咨询时间里思考一下这个主意,看看它为什么让你不舒服。假如我说,现在让我们挑战一下自己的孤独感,人摞人地躺在地板上吧,那么这是个坏主意,还是让人不舒服的好主意呢?你只有通过相互咨询才能够分辨清楚。

我希望你能足够信任我,愿意试试我的想法。我保证它们不会杀了你。不过当你要试着去做时,你的某些烦恼模式会让你觉得自己要死过去了。我希望你敢于尝试。有时尝试那些可怕的或不舒服的事情恰恰是开始宣泄某个烦恼模式的最好途径。

我希望你们都成为领导者。我肯定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好的领导者。我知道我们对“领导”都仍然抱有大量的烦恼模式,但这些模式不一定能阻挡我们。我们越早决定走出必要的一步,我们成长得越快。

我们还要一起走很长的路,你可以按照自己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智慧更有力量。我希望你们更有智慧更有力量。你需要做的只是通过宣泄排除那些妨碍你成长的慢性模式。宣泄得越多,我们就会足够知性、足够勇敢地亲密合作,成长得更快。


2009年8月陈平俊译自Present Time 156, July 2009年7月刊P71-73
(English title: I Want You All to Be Leaders, from a talk by Tim Jackins at the East Asian Pre-World Conference, April 2009, translated by Chen Pingjun)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