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者的角色使我增长力量

`去年早些时候,我一直在找各种理由不参与相互咨询的活动,只是勉强偶尔做做相互倾听。然而后来我还是参加了一次活动——像以往那样,很晚才报名。活动里我接近了一些人,但是仍然感到非常绝望和孤独,特别是在中间休息时间。我是康沃尔族,而康沃尔族人历史上曾受到的压迫可能是我不愿引人注意而且在需要在群体中表达自己的时候缺乏信心的原因之一。

当那个周末活动结束的时候,我那个地方团体的负责人问我是否愿意考虑负责组织她将在五月主持的一个小型研习班。我第一个念头是:“我做不来。你错把我当成能组织的人了。”但是因为我不想让她失望,就说我愿意考虑一下。后来我想她会问到我是因她相信我能做好,于是一星期后我答复说可以。

起初的组织工作缓慢而轻松。我喜欢设计宣传单然后把它们邮寄出去。随着人们的回应,我开始越来越能感受到与大家的关联。我注意到他们经过了多少挣扎才能参加那个研习班,为此他们付出了多少努力,以及他们有多么欣赏我的组织工作和我对他们的支持。所有这些加上那位地方团体的领导的支持,帮助我战胜了最后期限临近时出现的恐惧。

研习班进行得很顺利,我感觉很高兴,和大家也更亲近了。最困难的部分是结束时大家给我的赞赏,因为它激起了困窘和羞辱的感觉。

后来那位领导要求我帮助组织一个在十月举行的面向所有英国地区团体举办的的更大的研习班。最初我同意支持一位年轻女士做组织工作,后来当她决定不做时,我决定接过来自己做。

我独自做了许多前期工作。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觉得更自信了,而且我收到的一套“研习班组织者须知”使我做计划更容易。我也感觉不想去打扰其他任何人,自己做事情会进展得更迅速。(多么熟悉的旧唱片!)

随着会期的接近,我开始愈加感到孤独和恐惧并且几乎被责任感压倒。这时将参加该研习班的一位女士突然联系了我。她为我提供帮助并且使我注意到她会随时帮助我。她告诉我她作为组织者的经验---怎样做得顺利和怎样可以做得更好。当她在倾听我诉说时,我能够更清晰地思考我需要怎样做才可以让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从这个研习班获益。

从那时起,我越来越自信。由于得到支持,我关照着研习班的所有会务工作,确保各方面井井有条,不遗漏任何细节需要补救。我请了一位我熟悉的女士做我的助手去处理出现的任何问题。在学习班开始的前的一个星期,我联系到大部分参会者,确认他们的会务工作,鼓励他们如果需要就宣泄相关情绪。有少数人确认有困难,于是在研习班开始前我们就一起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在研习班结束的时候,我甚至能够聆听对我的赞赏了!


孙富华译 2010年4月
选自Present Time 151, April 2008, page 49
(English title: Gaining Strength as an Organiser, by Nicola Vincent, Burnham-on-Sea, Somerset, England, translated by Sun Fuhua)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