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諮商有關性、性侵犯、性取向等方面的困惑

哈威‧傑肯斯

以相互傾聽方式處理與性或性行為相關的困擾會非常有收穫。當前所有各文 明社會對於什麼是「自然的」或「理性的」性與性行為的 繪幾乎完全由困惑、 錯誤資訊、壓迫和猶苦模式所構成。我們已經知道,從可能回憶起的最早的與性 相關的事件帶來的困擾著手通常更加有效果,因為成年的或目前的經歷很可能已 混雜著來自早期事件帶來的嚴重困擾和性壓迫。

再評價諮商實踐的重大洞見之一(現已廣泛為世人所認同)就是非常非常高 比例的年輕人曾在很小時就受到過性侵犯,並且由於被恐嚇、被威脅、被忽視和 缺乏支持而封閉了這種痛苦的記憶,並私下裏或羞愧地認為這種困擾是「他們自 己的問題」。他們的困擾大多被嚴密隱藏起來,並常常受到施虐者的死亡恐嚇(不 許他們向任何人透露)。施虐者是在被虐者身上重演自己小時候被虐待的場景。

表現為貌似「宗教儀式化虐待」的事件毫無疑問地曾發生在過去的某時某地, 類似於那些似乎能想得起來的往事。不過,我們的經驗也表明,有很多這樣的事 件其實是某個早先曾被聽來的這種故事嚇到過的某個「講述者」所編講的「故 事」。這樣的「信口開河」者常常對聽者連唬帶嚇,還堅持說這些是真實發生在 聽者身上的,這樣一來,受害者開始按照故事去想像自己確實被一群人宗教儀式 化地被虐待的場景,而此場景會在她/他以後的傾訴中出現。有效的諮商方法是, 抓住這些貌似「記憶」的宗教儀式化(群體)虐待場景,並找到衝擊方法1引起 宣洩2;而沒必要求證或反駁當事人的述說是否為幻想或準確無誤。

(這裏可以借鑒我們早先對那些能幻想自己「前世」的人們的諮商經驗。我們 發現一個人被傾聽者鼓勵去「相信」其前世記憶時能宣洩到一定程度,但很容易 會進入興奮狀態並沉醉於自己創作出的奇妙幻想的情節,從而會繼續演繹更早版 本的前世和神奇經歷。然而,當傾聽者要求當事人重複訴說(同時輔以能夠干擾 其僵化模式並引發宣洩的衝擊性引導)並停留在前世生活的一個版本上時,該前 世故事總歸會自行脫去偽裝,顯現為因當事人太過恐懼而不能直接回憶和述說的 發生在此生此世的一個事件,對那些無窮無盡的一連串的幻想的迷戀也消失了。)

說「性是人類的一個合理的特性」該是沒錯的。在一個人性成熟的時候會有一 個強大的生存驅力促使其參與性活動,否則該種群就不會存在下去也不可能存在 下去。可是在我們現有的文明中,人們在性成熟前就被性喚起並且被捲入其中, 

這意味著這樣的經歷當然是傷害性的,意味著給人們原本正常的性行為留下了扭 曲的困擾特徵。

性行為是人類參與其中的美好的、令人滿足的活動,它更多更深地滿足人們在 一生的各個階段都存在的對親近感的合理需求。無論一個人的性行為附加了多少 猶苦3,無論某些猶苦模式有多大的強迫性或多麼的令人厭惡,獲得足夠的支持 和資源,此人就可以完全從中擺脫出來。

打通被封閉的性困擾的一個「容易」的途徑是,讓當事人非常詳盡地一遍又 一遍敍述曾經利用過的與手淫或其他形式的性活動相關的所有性幻想。這可能需 要傾聽者耐心誘導,因為這些性幻想在當事人看來太過羞恥和太過怪異而說不出 口;可是一旦說出來,這些性幻想就會現了原形,其實是當事人長久忍耐並封閉 至今的性侵犯事件的一個原樣照搬的翻版。

示:諮商要從一個人可能憶及的最早的性記憶開始。雖然剛開始諮商時可 能傾訴者回憶不起早期的經歷,從而不得不從晚些的記憶開始,但這只是臨時的 權宜之計。較嚴重的性困擾,以及特別是晚期記憶中負載的性別歧視,可能極大 地歪曲當事人的記憶畫面;而且,如果是與異性夥伴做相互諮商,有可能激起傾 聽者一方被冒犯的感覺。

亂倫(或其他早期性侵犯)事件的倖存者很可能需要傾聽者的特別協助,以 便讓他們自己開始擺脫這些困擾並堅持下去。這是因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實常 常被否認,或是由於當時傾聽他們的支持者的拒絕的、不拿他們的話當真的態 度,或者是由於施虐者曾恐嚇說他們如果告訴任何人(或甚至於記住這事)就殺 死或再次虐待他們。

如果傾聽者用安撫的口吻多次重複地說「它的確發生了」或「它真的發生了」, 很可能有效地使當事人開始敍述詳情。並不少見的情況是亂倫侵犯者也是受害者 所親近的血緣親屬,並且與傷痛同時被記錄下來的還有深愛的感覺或甚至是性興 奮。因此,在某個時刻或許很需要 醒傾訴者,那個亂倫者作為人來說還有好的 一面,受害者可以愛他/她並感到溫暖,或甚至暫時性地再次體驗對他/她的性感 覺,直到宣洩能夠清除乾淨那些猶苦記錄的僵化模式。

還有非常有用並需要謹記的是,在「亂倫倖存者」或「早期性記憶」支持小組 中尋找到安全和安心,並體驗到了公開承認自己是亂倫倖存者後的輕鬆時,當事 人內心可能會有保持認同這個身份的傾向,並把它作為沉悶生活中的一個令人興 奮的個性特徵以某種方式重演它。應對此種情況的通常方法是,接受並探究這個 身份,徹底地宣洩釋放它,然後拒絕把它當做自己美好人生的一部分。

有些相互諮商者感到很難有效地傾聽那些把自己的性取向認同為同性戀或雙 性戀的人。許多 RC 團體在有關同性戀解放的方針上一直有爭論。在 RC 外的同 性戀解放運動 出和認可的立場觀點有:「異性戀是不理性的」、「同性戀取向 是從人類起源就遺傳下來的」、「變性手術是理性的」等等。

這些看法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一般而言,一個同性戀取向的人在接觸 RC 之前 已經在成千上萬次經歷中被壓抑、貶低、和迫害。早期 RC 文獻中的一個陳述「同 性戀行為總是源於困擾」對於同性戀人群有時會顯得帶壓迫性和威脅感。本來還 應該有一句話緊跟在這個陳述之後(當時我們還不甚明瞭所以沒有這句話,而現 在當然要加上):在充滿僵化模式的現今人群中,被隨機選來考察的任何一種異 性戀行為大概同樣是源於困擾。

同性戀取向的人在 RC 團體內(或團體之外任何地方)很難找到能夠有效幫助 自己的諮商夥伴,原因是有可能傾聽他們的其他同性戀者不太容易 供有針對性 的衝擊,因為傾聽者自己也還沒能找到針對自己的困擾的有效衝擊;而他們所求 助的那些「非同性戀」諮商者,則往往有意無意地抱有源自周圍社會的薰染的反 同性戀的偏見。

在「Jeanne d’Arc」的領導下,RC 內的同性戀解放運動已經很大程度上達成了 一致,認為可行的諮商方法是:面對並接納「同性戀」身份,從回憶開始,搜尋、 衝擊並宣洩所有的任何形式的與同性戀有關的記憶;隨著宣洩釋放出越來越多的 關注力,充分思考所有有關方面;然後「拋掉那個身份」。這需要持續的高品質 的傾聽,但能夠成就這樣的人:對任何環境中的任何人的性行為都能輕鬆自如地 採取恰當的理性的態度。很多人放鬆地回到了異性戀傾向上來,但決不認同異性 戀文明的壓迫態度,也決不忘記他們原來的性傾向 供給他們的寶貴的洞察:與 任何一個人相愛和親近都是完全理性的與令人愉快的。



1 衝擊方法:諮商技巧中的 contradiction,即「對照」或「衝擊」。

2 宣洩:discharge,即釋放、療傷。

3 猶苦:distress,簡體版原譯為「煩惱」。 以相互傾聽方式處理有          關性的困惑  


張偉光 譯 陳平俊 校 2011年1月

繁體中文修改 林意雪
   From << The List>> pages 115-117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