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岁儿子的倾听

                                                                    M. (印度)

上周的一天,我的七岁儿子的倾听技巧使我感到很惊讶。那天我深陷于苦恼之中。尽管已经和我的一个倾听伙伴做了相互倾听,但我仍然感到头疼欲裂——这是我在宣泄不完全时通常会出现的状况。我坐在地板上,泪如雨下。我止不住泪水,更担心自己的状态会使我的儿子感到恐惧和无助,尤其是当时周围没有其他的成年人。

没想到,儿子很快就停止了玩耍,走到我身边,随后发生的事让我看到了再评价咨询给儿子和我送来了怎样的礼物。儿子给我一个枕头让我将头靠在上面,自己拿着面巾纸,坐在我旁边,握住我的手。他告诉三岁的小弟弟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当我在哭、颤抖和冒汗时,儿子长时间地握着我的手。当他感觉到我几乎不再流泪时,他拿起枕头问我,如果我在生气可以捶枕头,并说我如果迁怒于他,他也不会介意。 

儿子的成熟、关心和完全的投入让正包围着我的孤独感受到强烈冲击,我继续宣泄了一会儿,一边多次地告诉他,他对我有多重要。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的头痛完全消失了。我感到平静下来,恢复了活力,满怀着爱。(我没有告诉他是什么使我不安,因为那样可能会刺激到他。)一个倾听者的充满爱的关注竟然可以起到如次大的作用。

在我学做再评价咨询的四年当中,我一直定期倾听儿子,尽可能经常地与给他做特别时间活动。上周发生的事让我了解到他从其中学到了什么。最棒的是,他学会了从容地对待宣泄,当有人宣泄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带着放松的关注去倾听。

 


甄荣译  (2008,8,31)
选自 Present Time, Oct 2007, page 6
(English title: Comfortable with Discharge, by M--,India, translated by Zhen Ro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