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建立和維護互助諮商關係

哈威-傑肯斯

不論在年齡、民族、種族、語言或任何其他方面有什麼差異,任何兩個人 或多個人之間都可以建立互助諮商關係,只要他們決定這樣做。只要參與互助諮 商的各方願意,互助諮商關係就可以保持有效並使各方都受益。

有效的互助諮商關係當然是我們曾經歷過的不同的智慧頭腦之間最完美深 厚的關係之一。當兩個智慧的頭腦都在完全運轉,處理理性的問題或者清晰明確 的真實資料 時,它們能非常戲劇性地進行互動。這種互動有時也會發生在諮商 關係中。然而,互助諮商關係也可以處理壓迫性的社會和文化投射在互助諮商者 身上的「虛假現實」。互助諮商者在互動中得要觸及對方所固有的僵化反應模式。 每個諮商者都得要幫助對方去思考他/她感覺難於思考的地方,排除錯誤資料和 被扭曲的見解的影響,直至得出正確結論。這意味著互助諮商雙方在互動過程中 必須學會做到完全的誠實和嚴謹的思考。

得到一個願意承擔責任成為或嘗試成為自己的「諮商夥伴」的人,這對任何 人都是一件非常珍貴的禮物。這樣一個願意學會承當這樣的角色的人理應受到珍 視和高度尊重。應該格外仔細地以人與人之間的通常的禮貌 和周到對待自己的 諮商夥伴。做互助諮商務必要做到守時。在相互傾聽中要努力決不把諮商夥伴當 作自己的猶苦垃圾的靶子,除非事先已與諮商夥伴進行了特別的討論並得到對方 的同意,將這樣的做法作為智勝、衝擊和釋放某特定猶苦的一種共同策略。給自 己的聆聽者 出的任何建議都需要措詞謹慎小心,以避免有任何的冒犯。向對方 表達感激無論多少次也不為過。

要知道你的聆聽者會一直在強壓讓自己成為吐訴者的欲望,就像當你處於 聆聽者的角色時你也會一直強壓這種欲望一樣。而你的感激和讚賞會使抵抗這種 欲望變得容易些。在互助諮商之外,你也一樣能將自己的時間和智慧投入到思考 如何在自己的諮商伙伴處於吐訴者的角色時,幫助他擺脫慢性模式,重歸自我。 在這方面,可以和你的老師、研習班活動領導或者該諮商夥伴的其他互助諮商夥 伴做些討論和計畫。

諮商關係的各方都要儘量做到小心周全地以禮相待彼此。這包括守時,尊 重彼此所處環境,將彼此視為寶貴資源,平等輪換角色——或至少從長遠觀點 看,雙方是平等輪換。

對吐訴者所說的一切完全保密,絕對是互助諮商最基本的要素,是使互助 諮商有好的作用、能持久做下去的基本要素。無論吐訴者說什麼或以任何方式表 達什麼,都 是吐訴者思考的某個方面的體現,即使它是猶苦的再現,也是吐訴 者在試圖通過這種方式引起聆聽者的注意。吐訴者在自己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 一直處於被別人告訴該想些什麼的壓力之下,這本身對任何人的智慧都會是深深 的損害。如果吐訴者試圖就某些煩擾自己的問題做一些思考,那麼這樣的思考需 要得到充分的尊重和鼓勵。對吐訴者所說的或透露的資訊進行任何討論都會使吐 訴者的安全感蕩然無存。即便是由於某種僵化模式,吐訴者要求諮商夥伴對他/ 她所說的或透露的資訊 出自己的想法,聆聽者也要在很感興趣並充滿熱情地傾 聽對方的同時,盡力不對其所說內容做任何評判。

吐訴者在互助諮商中或者團體諮商活動中輪流訴說當中所涉及的內容決不 要在該互助諮商之後,甚或是下一次互助諮商的時候, 及或告訴其他人,除非 是吐訴者本人要求你或者允許你這樣做。

如果聆聽者在以後的互助諮商中在自己的訴說時間裏違背了為吐訴者保密 的原則,理由是「該吐訴者所說內容太讓我困擾,而必須得『抱怨抱怨』」,那 麼這樣的理由不過是一種愛說閒話的慢性模式或衝動所 供的一個藉口而已。任 何猶苦都可以通過正面衝擊方式釋放出來,而不是重複那些猶苦或者向第三者透 露是誰引起了你的猶苦。

可以作為例外的唯一情況是:有好幾個互助諮商者聯合在一起傾聽同一個 人,並得到該人的許可,一起就傾聽過程中的所有細節進行探討。

基本上,吐訴者需要自主決定自己希望在互助諮商中處理的話題。除非吐 訴者要聆聽者 出建議,否則嘗試為吐訴者選擇話題是對吐訴者的傷害。如果吐 訴者自己要求對方 醒、督促甚至要求其處理對於吐訴者很難面對的某個猶苦 時,那麼也可以依照雙方達成的協定和承諾來做。

還有一個可以做靈活處理的情況是:如果吐訴者忍不住要 及自己還沒有足 夠的注意力去處理的猶苦,或者諮商夥伴雙方在過去的嘗試中尚未找到適當的正 面衝擊 (某慢性模式)的方法。在這種情況下,聆聽者可以適當堅持讓對方只 處理她或他能夠釋放的話題,而不是深陷在某個還無法釋放的猶苦中。或者,聆 聽者可以堅持鼓勵對方嘗試「恢復注意力」的技巧,為處理某個嚴重的猶苦做準 備。

經常就「對方讓我想起了誰」這一話題做相關的清理和釋放可以加深互助諮 商夥伴關係。

開始傾聽之前要仔細清理自己對於傾聽物件的感覺。要明確地決定不讓與過 去經歷有關的任何情緒妨礙你對他/她的傾聽、思考和關注,以及你要承擔起責 任使他/她重歸自我的明確無誤的決心。

計畫和嘗試在每次的互助諮商中做聆聽者時做些簡短的筆記,然後在下次 互助諮商之前參考這些筆記,思考怎樣更好地傾聽對方。使用吐訴者筆記和聆聽 者筆記有助 於穩定和持續一個特定的諮商夥伴關係。每次諮商後都把自己作為 吐訴者的情況做些筆記,在下一次諮商前仔細參考這些筆記,也會同樣有效。

我們中的大多數人,無論現在什麼年齡段,都會帶有一種慢性模式——不 可化解的對「父母的關愛」的渴望,因為我們父母當年曾經遭受的猶苦與壓力可 能使他們無 法在幼小的我們最需要他們的關愛時滿足我們。因此在互助諮商關 係中這種渴望會誤導我們把自己的傾聽夥伴當成自己的父母,下意識地或不自覺 地把自己對父母的關愛的需求、對於過去關係的失望、遇到任何困難而產生的抱 怨(我們往往把與他人建立關係中出現的困難認為是「自己的失敗」)統統投射 到對方身上。所以,好的做法是,定期反省我們是不是有任何可能誤把諮商夥伴 當作自己曾經認識的任何人,如果出現這種狀況就及時做釋放。

要求和期望互助諮商者不與通過互助諮商或是在互助諮商團體裏相識的人 建立任何其他的非諮商的關係。這是因為互助諮商關係,或者在互助諮商活動中 的共同參與, 是非常珍貴和重要的一種關係,所以保持這種關係「純淨」和有 效是至關重要的。一個互助諮商者,希望並期待在他人的支援下,能夠從所有痛 苦和猶苦中掙扎來,找回自己與生俱來的優秀的本性和能力,同時也支持其他人 做同樣的努力。

這並不是說互助諮商者不會彼此喜歡或者彼此相愛。(他們不可避免地會這 樣做。)這只是表明這種珍貴的承諾絕不應該由於把對方帶入其他關係而被淡化 或弄壞。 與對方建立其他關係的目的將不可避免地導致與互助諮商的基本承諾 發生衝突,並含有或者很快就會含有想要滿足自身的某個慢性模式化的或「不可 化解的」需求的因素。

人們在開始做互助諮商時,通常處於一種相對孤立和孤獨的狀態,對愛充 滿渴望,卻感到沒有足夠的能力在周圍世界中建立關係,此時出現的一位對自己 表現得很感興趣並且很能接納的聆聽者,常常顯得有巨大的吸引力和魅力。對一

位傾訴者來說,很容易將滿足自己對友誼、浪漫、愛、生意夥伴關係、婚姻和任 何類似關係的全部夢想的渴望投射到該聆聽者身上。

為這種不可化解的「需要」或「渴求」所控制的人很容易欺騙他們自己。 這個現象存在於在日常生活中 (「當你的心燃燒時,煙霧會迷了你的眼」),但 是人們在通常的社會環境中往往有點戒心,而互助諮商關係真正讓人青睞在於它 不會攪亂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思考。

在這方面不認真遵守互助諮商團體指南中的規定和告誡的人可能對他們自 己、對傾聽夥伴關係、以及對互助諮商團體中的其他成員引發嚴重的麻煩。只要 有一個相互諮商者陷入這樣的情緒和行為中,就會引起足夠大的麻煩和混亂,如 果有兩個人把這類慢性模式投射在彼此身上,引起的混亂會加倍。他們很可能會 堅持說那是他們自己的事,只要他們自己願意就不會有問題。但是只要他們不終 止彼此間的社交關係,他們總會把遲早會出現的大麻煩歸咎於互助諮商。

這就是我們的團體把互助諮商者不得「社交」列為一條規定的原因。雖然隨 著互助諮商者的進步和成長,這條規定僅被當作是一個原則,對於團體成員來 說,它也不是一個必要條件,而是只需同意它即可,但它絕不是可有可無的。

(到目前為止,在數百萬已經開始做互助諮商的人當中,有一些諮商者抵抗 不了自己的「感覺」而與其他互助諮商者社交、合夥做生意、談戀愛、約會或者 結婚。足以說明問題的是:不管他們的慢性模式多麼熱衷於開始這類的社交關 係,也不管他們做了多大的努力想維護和發展這類關係,還是沒有任何一個這樣 的關係有好的結果。當事的雙方不可避免地會感到彼此的背叛,因為他們縱容了 彼此的慢性模式,放棄了他們本來要幫助彼此重歸自我和重獲完全人性的意義重 大的承諾。)

實際上,被傾聽夥伴所吸引的感覺原本可以被當事人抓住,轉化為釋放的機 會,如果這個人的傾聽夥伴也這樣對待這些感覺的話,那麼在一些重要的方面很 快能取得很大進展。向社團領導者尋求幫助,促始針對此類感覺的釋放,不失為 一個恰當的做法。

一個 示:如果讓那位感到被吸引的人坐在離開他想要親近的人大約八英 尺〔約 2.5 米〕遠的地方,帶著富有情感和渴望的聲音熱切地、再三地盡可能詳 盡地 述對方的吸引力所在,釋放往往會很快發生。如果吸引是相互的,兩位當 事人應該輪換著鼓勵對方高度誇張地表達出自己的多情善感。每個人一、兩個小 時的笑聲不斷的釋放可能將這陷入猶苦的一對轉變為從容放鬆的諮商夥伴,一身輕鬆地掃清那些不可化解的需求和曾經威脅到他們珍貴關係的令人尷尬厭煩的多情善感。

一些人因為自己想要把互助諮商關係與其他受慢性模式左右的行為和強烈 的感情色彩攪和在一起的做法不被贊成,有時會抱怨說互助諮商關係是不「真實」 的。事實 是,互助諮商關係是非常「真實」的。它是有效和充實的,因為它有 嚴格和明確的定義。有人曾說它有詩歌或歌曲的美妙,運用了嚴謹的詩歌的形 式,實現了高度的複合與相互溝通。

互助諮商團體和它的教師、領導者們都在盡很大努力 請人們注意不社交原 則的重要性(通常被稱為「藍頁」,因為它最初被添加到互助諮商手冊時紙的顏 色得 名。)人們被告誡不要試圖和他們在課上或團體活動裏遇到的其他互助諮 商者發展社交關係。當然,他們不會受到批評或監視(違背這個原則是拿自己的 「脖子」和幸福來冒險。)然而,如果有人堅持違反這個原則,就不能成為重新 評價諮商團體的資格教師或領導者。請記住這個告誡。

在重新評價諮商團體裏保持「純淨的」(即理性的)諮商關係會使你能夠就 曾經給你的任何其他日常生活中的關係帶來麻煩的任何慢性模式做釋放。

人們天生地、自然地、本能地尋求與其他人建立最好的關係。有麻煩出現 的時候必定是有慢性模式的干擾,有時與缺乏溝通有關。如果在互助諮商關係中 的一方有某種慢性模式,那麼理解這種慢性模式並幫助對方做釋放就成為一個有 趣的挑戰。如果感到難於接受這個挑戰,就意味著你這一方也把自己的慢性模式 帶入了互助諮商關係中並形成障礙。在互助諮商中作為吐訴者做一下處理,你通 常會發現讓你難於接受挑戰的障礙出乎意料地很容易地被清除了。

只想要挑選和追尋那些已經有「好的諮商者」聲譽的人與自己做互助諮商 以保證自己能得到好的諮商的做法是對諮商的誤解,最終也是無效的。除非你自 己也能熟練地運用有效的方法,做好充分的準備來傾聽那位「好的諮商者」,否 則你們的傾聽夥伴關係很快就變成單方面的強加和利用 「好的諮商者」,而「好 的諮商者」會由於長期的不均等的傾聽效果而變得越來越缺乏動力。要保證自己 能有最好和最有決定性的諮商的最好方法是在最初學習相互諮商時就為自己找 一位初學者作傾聽夥伴,認真地教他/她,並好好培養你們的傾聽夥伴關係。

讓對方先傾聽你,你處理準備好釋放的話題,但是釋放不要太過激烈以防嚇 壞對方。之後要給予對方的傾聽表示感謝和肯定。雙方都做完傾聽後,在課上或 者雙方之間討論一下,回顧每個人傾聽中做得有效和好的地方,以及什麼地方有問題需要改正,可以從錯誤中學習。定期用一些時間讓諮商夥伴中的各方欣賞自 己的進步和成功。這個過程實際上概括了過去四十年互助諮商發展歷程,但是考 慮到我們現在已獲得的並系統闡述的相關知識,這過程應該可以進展得快得多。

~~~~~~~~~~~~~~~~~~~~~~~~~~~~~~~~~~~~~~~~~~~~~~~~~~甄榮譯 陳平俊校 2008/11/2
選自哈威-傑肯斯著「The List」,73-76 頁

林意雪修改自簡體中文版

 

互助諮商關係中的「不社交」(非社交)原則

1. 互助諮商關係 我們認為互助諮商關係為人們走向徹底脫離猶苦模式 供了一個獨特的機會。

互助諮商者彼此之間不社交是一個普遍性原則,除非在他們開始重新評價 諮商之前已經建立了社交關係。互助諮商者的聚會必須以釋放、重新評價和團體 諮商活動為首要目標。任何的吃喝或娛樂只為服務於這一主要目的。

我們應該讓想要學習互助諮商的人瞭解不社交原則的目的,並協助他們對 這一原則進行釋放和思考。在基礎班上將討論不社交原則。互助諮商課程要求其 成員在培養獨立思考的同時遵守不社交原則。要告訴學過互助諮商並想要成為 RC 團體成員的人,作為成員必須遵守不社交原則。

未明確表示接受不社交原則的互助諮商者不能被推薦在 RC 團體起領導作 用或被批准成為 RC 資格教師。尚未做到遵守不社交原則的互助諮商者會因而喪 失教授或領導 RC 的資格。若某位互助諮商者一再違反不社交原則,地區代表將 在與當地領導磋商後決定該互助諮商者是否可以繼續參加互助諮商活動。

理由

本條款支援和維護 RC 的唯一目標。

我們要為所有人(尤其是年輕人、婦女以及其他被壓迫群體的成員)創造 並維持一個安全的環境。進一步說,我們不想讓有待釋放的僵化模式干擾互助諮 商關係中的安全感、信任感及有效性。從一開始就清楚傳達這一原則,讓未來的 互助諮商者更有可能長期運用 RC 及其資訊。

當兩人存在多重關係(例如父母、戀人或商業夥伴)時,各方都要負責地 維護其中的每一個關係,並將它與其他關係分清。這是 RC 的基本原則。釋放孤 獨感和對他人的恐懼需要很長的時間,因此,和互助諮商者建立更加「舒服」的 社交關係可能會持續地以某種模式化的方式誘惑人們。與互助諮商者建立其他關 係會破壞諮商關係,同時損耗 RC 團體的資源。這已是 RC 團體長期的經驗所得。 我們可以將互助諮商帶入我們現存的朋友、熟人的關係之中,從而滿足我們對於 有感知的、相互支持的社交關係的人性需要。

如果我們和「非互助諮商者」進行交往,我們往往會對這些關係承擔責任。 此外,隨著更多的釋放,我們愈發能夠建立與享受美好的關係。我們可以運用這 些技能,與還沒進入 RC 團體的人分享 RC。

如果一位初學者與另一位互助諮商者開始建立社交關係,那麼初學者很可 能有意或無意地期待後者會在他們的關係中承擔聆聽者的角色。同樣的問題也一 直會在那些過去是互助諮商者、但現在已不是的人們之間造成困擾。

如果我們與互助諮商者社交,無論注意到與否,我們都傾向於去「依賴」 他們(也讓他們依賴我們),而不是相互承擔責任。有時,某次 RC 活動中會有 偶然的聚餐或歌唱或創造性的「才藝展示」。這種場合下,這些環節的目的只是 有意識地促進釋放或增強活動的效果。

因為生活中所經受的錯誤對待,我們中的大多數進入互助諮商時都帶著強烈 的「難以化解的(冰凍的)需求」,渴望從他人那裏得到友誼、愛、合作以及對 方的承諾。(「無法化解的(冰凍)需求」是以往的某個真實需求未得到滿足所 造成的創傷所引發的需求感。當創傷再次受到觸動,我們經常會把它當作現時的 需要。)

這些「需要」沒法獲得滿足,只能被釋放。但是由於我們學會了如何關注 對方,在對方看來,給他/她支持的互助諮商者似乎正好能夠滿足所有自己過去 的和當下的需求。這種吸引通常表現為浪漫的感覺,性的吸引,或是想「有更多 時間在一起」的渴望。一個相互咨 詢者也可能像是個完美的生意搭檔,「我從 未有過的母親或父親」,如此等等。互助諮商者們愛著彼此,這不是問題。所有 的人天生就會愛所有其他的人——幾乎每 個人都會自然地愛上自己的互助諮商 者。

可是,一旦夾雜了「社交關係」,包括有諮商關係的雙方都同樣熱衷的情 況, 「社交關係」最終還是會破壞互助諮商關係。這是巨大的損失,因為互助 諮商關係為人們 供了兩個人能彼此給予的某些最重要的支援。試圖建立的社交 關係是建立在僵化模式的基礎上的,因而會十分有限,多半會失敗。

如果一個互助諮商者堅持要與另一位諮商者建立一種互助諮商關係以外的 關係,即便其所在團體已經做出一切適當的努力協助他/她做出理性的決定,那 麼團體沒有義務繼續為其 供資源。

需要強調的是,除非互助諮商者能遵守、支援不社交原則,並以身作則,他們不能成為或繼續擔任團體的領導或教師。

2. RC 團體外的組織

非 RC 組織中的互助諮商者不得招募互助諮商者進入其組織或雇傭互助諮 商者為其組織工作,除非與相關人員之前就存在非 RC 關係。我們鼓勵互助諮商 者開創自己的組織,通過 RC 之外的關係招募人員。透過「聯合起來終結種族主 義」(UER)專案或 RC 團體的其他活動項目,教授互助諮商的互助諮商者應將 自己視為專案中的 RC 領導者,將專案中的參與者及學習者視為未來的互助諮商 者。不社交原則同樣適用於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

互助諮商者若認為某些活動有違本條款的要求時,必須與地方代表商榷, 地方代表將進一步與國際總代表(IRP)商榷。

理由

互助諮商者應該結識團體之外的人,將他們帶入 RC,而非僅與互助諮商者 相廝守。RC 團體已經建立了像「聯合終結種族主義」這樣的專案,讓特定群體 可以接觸到 RC。這些專案的特定情境中建立的關係會遇到類似互助諮商者之間 遇到的問題。不社交原則的見解也應適用這樣的關係。

3. 電子通訊

互助諮商者之間的電子通訊交往,也要遵守包括不社交原則與保密原則在

內的 RC 團體指南,以致力於實現團體的唯一目標。

互助諮商者不得將互助諮商者加入與 RC 無關的個人電子郵件名錄。

互助諮商者不得在非互助諮商者所流覽的社交網站的任何公共領域(通過 圖片、姓名或其他個人資訊的方式) 暴露任何其他互助諮商者的互助諮商身份。

如果互助諮商者通過社交網站與其他互助諮商者溝通,必須遵循有關互助 諮商關係的規定(不誇張式地表現猶苦,不破壞保密原則等)。社交網站不能代 替其他的團體支援的交流方式(RC 網站、RC 地方網站、RC 電子郵件交流平臺 等等) 。

理由

社交網站是由經濟或其他利益驅動的商業網站。它們不一定遵守保護隱 私、版權等規則。

社交網站可以為互助諮商者所用。互助諮商者可以利用社交網站與其他互 助諮商者和代表取得聯繫,交流資訊。互助諮商者使用這些網站時應該小心謹 慎,避免社交——這是我們加入 RC 時的承諾。他們有責任確保 RC 關係不變為 社交關係。

這些通訊工具並非為 RC 關係而設計。它們目的不同。例如,互助諮商者通 常在 RC 交流平臺上 高其他互助諮商者的名字。若在社交網站上這麼做,就違 背了我們的保密原則。但是,如果小心謹慎,這些工具也可用來為 RC 關係 供 支援。

~~~~~~~~~~~~~~~~~

程霄晨 根據「團體指南」2009 年更新版整理,陳平俊校2011.4

林意雪修改自簡體中文版

From page 73-76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