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纠正(RC)领导者的最好途径?

——蒂姆-杰肯斯在2009国际再评价咨询团体西欧地区会议的答疑摘录

(RC)领导犯了错时我们怎么办?这取决于该错误的伤人的程度和它的影响的广泛程度。但是你需要想办法做两件事:结束和抵消该错误的不良影响,并且去触及那个造成错误的内心困惑,使其能得以宣泄而不再导致同样的错误。

人们不是有意犯错误的。当他们持续不断地做相互咨询时(一些没能那样做的RC领导者则会陷在那里出不来),他们会越来越少犯错并且能更快改正错误。当人们做相互咨询时,就可能触及到他们的内心。

发现和留意到领导者的过失的人,要先就此做相互咨询——不要提及领导者的名字,以免因为自己的情绪会干扰自己的咨询伙伴。

这个人需要宣泄自己对直接面对领导的任何恐惧感,考虑怎样和领导谈自己的意见。然后要直接和领导谈,看看会发生什么。

有时领导者会当即感谢你的指正;有时他们会自我防御;而有时他们只是感到被伤害。你需要准备好做他们的倾听者而不是苛刻地对待他们。他们的错误及其背后的困惑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你也至少需要有一个能够取代那个错误的更好的主意或想法。还要进行多次相互咨询,要给领导者以支持,但愿足以让事情有所进展,但事情并不总是像你期待的那样。

我们有些人会固执地把住自己的错误决定上不放。我期望做相互咨询到一定年限可以保证(人们)不再发生那些错误,但是我看到过有25年相互咨询经验的人仍有相当多的困惑会导致他们犯错误,还坚持不改。

如果本地区内的干预不起作用,你可越级汇报到上一级领导。对于某些特定的错误,你可以做一些有针对性的事情。对于有长期内心挣扎的人,你不可能简单地命令其改变。(比如“你应该很满意你身边的人。”)得继续做大量的工作和宣泄。

有时问题会转到我这里。在许多人投入了大量咨询时间之后,有几位领导者被撤离原有的职位。有时离开领导岗位会帮助他们做他们所需要的宣泄。有些时候我可能敦促他们说:“你必须下周内采取行动!”可能仍然需要投入几个月的咨询,但是整个团体需要他们尽早改变决定。

当然,还有我。当我犯了错,应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只是再没有地方上诉,除非等到全球大会的召开。人们确实在试图帮助我处理我内心的挣扎。赶在一个人犯错之前伸手相助总是最好的。

大多数我们看到的错误并不让我们惊讶。我们仅仅希望那个人不会犯错。我们知道她/他有困惑,可我们没有足够及时地采取措施。我们想要每个人都能一直成长,包括我们的领导者,但是有关领导的源自我们RC团体之外的习惯性反应却是陷领导者于孤立,在他们犯错时是极其气恼不安。 这仍旧是需要我们去认真面对的一个困惑。

张伟光译 2010年11月

选自Present Time, April 2010, page 51

(English title: What's the best process for correcting leadership? Selected from “Open Questions from the 2009 Western European Pre-World Conference, Answered by Tim Jackins”, translated by Zhang Weigua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