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支持儿子自己决定是否转学

  1. (美国)

    我的儿子在传统的学校里已经挣扎了多年。过去这一年,也就是他在公立学校上四年级的这一年,对他极其不易。他与老师间很难沟通,他没有完成任何作业,而其他孩子也会因此每天都取笑他,攻击他。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包括与老师及校长的会面,游戏日、专门时间以及在他放学后倾听他。班上另外一个女孩子也同样被孤立,而我儿子和这个女孩子开始相互攻击。我和女孩子的妈妈建立了同盟,通过两次游戏日的活动让他们相互了解。那是一次极大的成功,使他们的关系得到了扭转。但是整体状况并没有改善。

 到了那个学年的中期,学校的现状严重影响到了儿子的自尊。我开始质疑是否要让他继续留在这样一个让他受到严重攻击的学校。我认为考虑为他转学是明智的。我做了一些调查,找到一所小型的非传统型的学校,那里的学生们在学习方面可以自己做决定,并且学校将关注点放在营造有目的学习的环境和氛围上。但是,让我十分惊讶的是,儿子反对转学的想法。他同意去参观那所学校,并且在那里体验了一周,看起来也很喜欢它,但是他依旧不肯转学。他想在原来的学校继续抗争下去,让事情发生转变。

 这让我进退维谷。我希望儿子能尽快离开目前他所在的学校,到更能接纳他本来的自己的地方。我担心那些针对他的攻击会影响到他的自我感觉,担心他被孤立,担心他看起来日益不开心.

    来自我自己的童年的绝望感影响了我对情况的判断。于是我在这方面做了宣泄,做了更多的努力和儿子沟通。然后,我决定这是他自己的抉择。随着情况的进展,我可以与他分享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可以给他提供信息、想法、专门时间并倾听他。但是我要相信他具有很好的思考能力和所需要的资源——包括他和我以及和他的父亲的关系——来做自己的决定。我想若是由我代他做出违背他的心愿的决定,那是伤害他。会有一些时候我需要代他做决定。但是在这件事上我感到那样做会是一种背叛,只会让情况难上加难;更何况这样的伤害还是来自我这个多年来一直努力与他建立彼此尊重的关系的与他最亲近的人。

    儿子想要继续“斗争”下去,不想放弃。他对未来的信心是我不曾拥有的。我也知道他身上背负着大量的恐惧,害怕变化,并且作为一个犹太男孩持有内化了的对犹太人的压迫以及对自我价值的怀疑。我也很清楚他不愿意考虑转学的可能性是因为他的固执己见。我很希望能找到办法支持他而不是让他独自面对这些有待被挑战和处理的困惑。

我和认识他并且喜欢他的咨询伙伴安排了几次四人相互倾听。在倾听过程中,他真正有机会展示出他所遭受到的攻击对他的伤害。我们还举行了一次家庭会议轮流分享了各自的看法。我请那所备选的新学校给我们一个最后期限,让我们明确在什么时候必须做出决定。征求儿子的同意后,我邀请我们的地方团体代表来和我们一起做了两次相互倾听,期间他一直拒绝和他所在的学校说再见,我们对必须做决定这件事大笑不止,我哭着和他的学校说再见,还说出了那些我会想念的人的名字,他非常生气。

到最后期限的那天,我问儿子他的决定是什么,他非常简单地回答说,他愿意试试那所新学校。

他选择在原来的学校里完成那个学年并尽可能地为自己做主,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是他的胜利。无论他如何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他的决定,在他做决定的时候留在他身边,尽我们所能聚集所有的资源,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最后,或许最为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使我们作为一家人更加亲密相处。

————————————————————

窦珺 译  陈平俊 校  2017年 8月

选自 Present Time, 2017年1月刊,37-38页

 

Original Title: “Backing my son in a decision about school”

From Present Time, Jan 2017,p37-38

   Translated by Dou Jun, read by Chen Pingjun, Aug 2017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