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亲戚面对意外丧亡 

 

周一晚上我接到表姐“丽萨”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的女儿“薇

丽蕊”当天死于用药过量!而“薇丽蕊”14 岁的女儿“安”一下子

变得无依无靠,得要立即搬去与她姨妈“琳达”及姥姥同住。 

我立刻订了去美国东海岸市的机票,去陪她们。随后我打电话

给一年前引荐我进入 RC 的表姐“艾丽尔”,告诉她这件事。她说会

与我在机场会合,一同去陪伴正处于悲伤中的表姊妹们。 

在过去的一年中,“艾丽尔”和我定期进行电话相互咨询,偶尔

做面对面咨询。此行有了彼此支持,更方便我们思考如何支持我们

的表姊妹们 

我们周二晚上到达表姐家,按犹太人遇丧事的风俗,大包小包

地带了很多食物。我们的亲戚中至少有一人已经 24 小时没吃没喝

了。 

我们先花了一些时间倾听了他们每一个人,并对全家的状态做

了评估,然后做出计划,要使全家每个人都得到倾听,给很多人打

电话,还要安排葬礼。 

“琳达”处于麻木状态,把自己独自关在卧室里。我进去陪她,

问她是否愿意坐下来允许自己体察自身的感受。她同意了。我鼓励

她感受自己需要感受的任何情绪,鼓励她哭出来,她的确哭了出来。 

这个单向咨询持续了 90 分钟,之后我们感到彼此更亲近。“琳

达”平静得多了,能够更清晰地思考了。在随后的几天里,她很少

再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很清楚,一年来持续做相互咨询,让我更有能力去倾听她,能轻松面对她的各种情绪,用胳膊搂着她时,自

己也没有感到紧张。 

当我和“琳达”在卧室里时,“艾丽尔”与“安”坐在一起,

问“安”是否愿意说一说发生在她身边的事。“安”简短而不带情绪

地说了说。 她和妈妈一直很亲密,几乎谁也离不开谁。是她第一个

发现了妈妈毫无生息的身体。她打电话向姥姥求助,但为时已晚。

这个重大的打击似乎使“安”陷于麻木。她说话时和自己的狗深情

地相互依偎。 

“艾丽尔”也倾听了“丽萨”。 “丽萨”想要帮助我们给亲戚

们打电话和安排葬礼。在得到很好的倾听关注之后, 她明显地平静

下来。 

当天夜里,“艾丽尔”和我做了一个短时相互咨询,使我们能

清楚地思考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什么需要,而我们怎样才能帮助到她。

处在一个悲痛、紧张、富于挑战的环境中,能获得另外一个能很好

关怀你的人的支持,是对我们原有烦恼模式的有力冲击。我们不必

变得麻木,也不会陷入“拼命 

工作”的模式。我觉察到自己有想要解决所有问题和帮助所有人的念

头,而事实上我不是万能的,我努力使自己接纳这一点。 

第二天早上,我们向 14 岁的“安”简明地介绍了相互咨询,问

她是否愿意和我们一起尝试做一下,她同意了。说明了方法之后,

我们做了一个三人短时咨询。 她让我们先说,所以“艾丽尔”和我

先各自说了 5 分钟作为示范。然后轮到“安”时,她明显地很不安。三分钟后,“艾丽尔”问“安”是否愿意她用胳膊搂住她,“安”表

示愿意。我们俩靠近了她,她就开始哭起来,这是自从我们来后她

第一次哭。 没过一会儿她问可不可以到卫生间拿纸巾。她回来时,

说她想就此结束。我们告诉她,她想再做咨询时可以随时提出来。

让我们高兴的是,跟我们在一起时她有足够的安全感来尝试做咨询

和哭泣,即便这次咨询很快引发了强烈情感让她不知所措。 

在当天剩下的时间里,在忙于各种差使和帮助表姊妹们准备葬

礼的间隙,“艾丽尔”和我见缝插针地做了数个短时相互咨询。晚上,

我们把所有人都召集到起居室,做了一次赞赏圈, 我们讲到 RC 以

及 RC 带给我们的生活的巨大帮助。然后,所有人都满怀爱意地赞

赏了每一个人。表姊妹们也感谢我俩用这么好的方法让大家相互表

达赞赏。 

在与表姐妹一家相处的短短几天中,她们能接受 RC,并有兴趣

学习 RC。每天节奏紧张,充满了爱和支持。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更深的家人间的情感连结。一个悲剧的发生使我们更加亲近了。 

 


张伟光 译 2010 年 1 月 

选自 Present Time, April 2008,page 12 

 

(English title: Asisting Relatives with an Unexpected Death, by “Ariel 

d’esprit”, Annadale, Virginia, USA, and “Chava Malkah”, Seattle, 

Washington, USA, translated by Zhang Weiguang) 

 


Last modified: 2017-05-06 23:3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