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lash

Azi Khalili:                 SAL Online Event Saturday, September 24

Mental Health Liberation for Everyon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

Class, Climate & Collapse: Webinar            Sunday, October 23

Upcoming Webinars

            情感、爱与性

                                               哈威-杰肯斯

注:这次讲话发表于远在30多年前的1977年,它呈现了我们那时针对女性、年轻人和其他目标群体的压迫的察觉。自那之后,我们对这些压迫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场讲话如果放在今天,在某些方面会有所不同。然而,它依然是对有关人类人性的一些根本性的、重要的理念——再评价咨询的核心——的丰富展现,也很好地传递了哈威-杰肯斯的见解。

 

我们确信,除非人们因过往伤害受到妨碍,当他们谈到人与人之间的爱时,他们的确是当真的,他们所说的“爱”正是人们彼此间自然而然地感受到的,不多也不少。我们确信,在爱的感觉没有遭到伤痛的遮蔽或者干扰的时候,随着了解的加深,每个人都会对对方产生这样的情感。你不会很了解另一个人却不爱他/她。

 

    说到这儿通常有人会问:“你说的爱是指什么样的爱呢?你说的是母爱,性爱或者是……?”

 

    我说的就是爱。我们很清楚,事实是:除非受到痛苦情绪的干扰和妨碍,任何人都会深切地爱上自己所了解的其他任何人,与年龄、性别或者诸如此类的因素无关。

 

    我猜我们大多数人90%的人性被伤害束缚住,并且受其阻碍。毫不奇怪,我们的社会把爱看作像宝石那样的东西一样稀有,教导我们说,一旦孔雀落下翅膀以其绚烂的色彩触碰到我们,于是爱就来了,且一生或许仅此一次机会。

 

当然,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爱正是如此稀有。但我们认为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这样的:把我们包围起来的那道由伤害(孤独、排斥等等)筑成的带刺的篱笆墙上或许有几个洞。我们认为生活里遇到爱是个美妙的奇遇,而事实不过是,我们自己的带刺篱笆墙上的洞

碰巧对上了某人带刺篱笆墙上的洞,而我们透过洞口快速地望过去,与对方的目光接触。天哪,爱就降临了。这珍贵、稀有的东西(在我们的文化里一直是稀有的)其实大量存在于我们周围。所有人都随时会爱上我们,除非他们感到害怕、受过伤害、确信或者担心被拒绝、感到难为情。他们渴望爱我们,正如我们渴望爱他们一样,除非我们被吓到了,感到尴尬,害怕受到愚弄,或者害怕在准备好之前就卷到性或者类似的事情当中。

 

    我想你们都明白这些。每个人都知道,但是没有人敢于与其他人谈论这些。

 

我爱你们。我非常爱你们。我现在和你们大多数人还不熟,晚餐时我认识了你们当中的一些人,非常可爱。我去年曾与你们其中的一些人有过短暂的相遇。但是现在我有了足够的经验和足够的经过反复试验得出的理论,可以满怀信心地说我爱你们,你们是可爱的。

 

    如果我能突破你们的尴尬和我的尴尬,我知道我会发现你们每一个都是温暖、美好的、我非常高兴认识的人。我愿意长久地注视你们的眼睛。

 

我愿意和你们交谈。我愿意一边讲话一边聆听。我愿意触碰你们。我愿意摸摸你们的手。我愿意摸摸你们的面颊,不论它们柔软得 如同带着绒毛的玫瑰花瓣,还是带着一脸硬硬的胡须。你们有着美好的很有触感的脸庞。

 

拥抱

我想拥抱你们。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或许对这一代人来说还好一些),尤其对男士来说。如果你有勇气真地去拥抱另一个男人——只是抱抱他,重复抱几次,克服你的尴尬——你会发现拥抱男人也真的很好。和拥抱一位女人不太一样(笑声),但是很不错。好吧,女人对这一点知道得更多一些,因为要求女人保持“严肃正经”的教育还远没到要求男人那样的程度。女人们相互拥抱是允许的,不会有旁观者不经思索地跳起来尖叫“同性恋!”。我们大男人则会有被称作是同性恋的危险,所以我们得保持距离。女孩可以去找女孩(当然,她们通常也会被分隔开),也可以去找男孩,而我们男人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找女孩子。通常我们都受到很多限制,我们羞于或不好意思表现得热情温柔,除非脑子里想的是性。瞧,就因为人家对我们说男人就该是这个样子,尽管为了达到这样的期待让我们疲惫不堪。(笑声)

 

    事实是我们人类爱其他人类,我不必解释为什么或给出理由。显而易见,如果遇到机会,这就是我们的行为方式。

 

    然而,我起初并不知道这些。二十年前当我无意中开始再评价咨询时,我是一个拘谨的基督教徒,这样的人在已经领了结婚证书或者有其他的证明挂在墙上之前,是根本不敢握女友的手的。我是一步步地,随着我的当事人的伤害被逐渐剥离掉,从他们那里了解到这些的。随着他们眼泪的流淌,颤抖着甩脱掉恐惧,大笑着散落掉尴尬,有一件事变得清晰:尽管我们以自己特殊的方式显示出自己的独一无二和精彩,我们依然具有共同的特征,即,每个人都是好人,都想要爱和被爱。所有那些我们做过的蠢事,例如彼此伤害、伤害自身和彼此对抗,仅仅是因为那些在我们还不了解事情的本质时、在我们太小还不懂得如何应对时被强加到我们身上的痛苦经历的记录。它们原本是前人由于本身无力摆脱而代代相传到我们身上的。所以这是一个代际相传的没有穷尽的链条。

 

    有多少人上周至少一次好好地拥抱了某个人,满足了你这方面的需要?请举起手让我看。好,还不错。我猜与被大雪围困住了有关?(笑声)我曾在其他大学里问过,得到的百分比比你们这里低很多。祝贺你们。

 

    显然我们至少有不少人上周没得到过一次拥抱,这让日子很难过。一天中没有至少四个拥抱的日子非常难过。孤独和由孤独带来的刺激悄悄潜入。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在学习上有困难。不是因为我们是哑巴。我们都不是哑巴。不是因为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做其它的事(尽管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是为了寻找与他人的联系)。是因为我们太孤独。

 

    这就是学习上有困难,我们的脑袋发蒙的原因——我们太孤独了。如果我们彼此能建立起这样一种关系,当我们感觉很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向对方说:“我需要一个拥抱”。这就是在再评价咨询团体(正在开始向全国发展)里的人正在学着去做的,我们会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脑筋好用了许多。就是因为有四个大大的拥抱。

 

人类需要彼此间温暖的接触

我们所有人——或者几乎我们所有人——自被孕育为生命之时起,最初的9个月是生活在与另一个人——我们的母亲——的温暖、亲密的接触当中。(说婴儿是蔬菜幼苗、在出生以前没有感觉这类古老的神话当然早已经被打破了。“生活”杂志甚至让摄像头进入到子宫里观察婴儿出世前的活跃的生活。很多征象表明,婴儿出生前很久就对他们所处环境有充分的感知。很多征象表明新生婴儿听得懂身边的人们所说的语言。只是他们还不会说话,还需要更多的发育。很多征象表明婴儿一出生就非常聪明,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理解要比通常我们所认为的多得多。)每个婴儿,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一出生就倾向与其他人有温暖亲密的接触,带着这样的特性,即,他或她在本质上无法独自良好地发挥功能。人无法独自良好地发挥功能。让我说得更直白些:若要良好地发挥功能,人们需要具有彼此之间的温暖、亲密的联系。

 

    然而在我们的社会里,以无菌条件的名义或诸如此类的理由,我们大多数人被从妈妈那里拿走,湿漉漉的药水滴进我们眼睛里(在我那代人的做法),被猛拍一掌,以保证我们开始大哭。然后我们被紧紧地包裹起来,塞进一个前面有玻璃的育婴室,加入20-30个非常不开心的小婴儿,在一起相互绝望地尖叫,时不时地被提起来换尿布,然后被放下来喂食,或是其它类似的事情。

 

    就在我们刚刚经历过从在水中呼吸到在空气中呼吸这个困难的转变而极度需要安慰时,孤独感迅即来袭。这令婴儿很不爽。即使是自然分娩,也很不爽。我们大多数人都接受了麻醉剂。一个出生非常顺利的新生儿如果能立刻得到关注就会注视着你。说孩子不会马上看你是胡说八道。他们当然会看。(好几天都不看你的是受到麻醉的婴儿。)他们会立刻开始打哈欠。他们开始宣泄紧张情绪。

 

    出生是一个带有创伤的经历。恰恰当我们需要温暖的安慰时,我们得到的却是强烈的孤独。实际上(就像是有)一个塑料袋子把我们罩起来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那个塑料袋子很少被捅破。我们继续孤独地成长。我们伸出手去寻找某人,而唱片式的回应是:“做个大孩子,” 或者 “亲爱的,我很忙,” 或者诸如此类。

 

    没有任何大人有意要伤害我们。他们只是在把先前附着在他们身上伤害了他们的记录传递给我们而已。但是孤独继续伴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变得越来越孤独,越来越孤独。

 

羞怯,难为情,抑制

    在我们十几岁的时候,会得到某种许可去打破那么一点点孤独,或许可以出去接触其他的人。如果我们还没有变得太难为情、太害羞、太害怕与人接触的话,人们会期待我们在那个阶段的某个时候能与异性有些接触。当然,我们当中有相当多的孩子已经很害怕采取主动,害怕与人接触。

 

    即使这些不是问题,也还有各种文化方面的抑制。男孩在5岁(或4岁或3岁或者任何时候)到15岁期间如果对女孩感兴趣就会被他人取笑。再大一些的时候人们指望他能成为一个热情、开朗的约会对象。但那不大可能。之前受到的取笑仍然令他感到浑身满是尴尬和羞怯。

 

    我猜这一代人正在打破这方面的束缚,但是在我那个年代,如果让女孩子们采取主动,她们会感到极度羞耻。人们认为她们应该被动地等待。老式的舞会就是这样的规矩。女孩子们通常坐在靠墙的那排折叠椅上等待着(有那么个词叫“墙花”),等啊,等啊。

 

或者人们认为她们应该在家里等待男孩子打电话来,如果她们给男孩子打电话时不是运用最煞费苦心的策略让事情看起来好像是个意外的话(笑声),她们就太主动了。

 

    事实上我逐渐认为害羞、退缩、对男孩子不感兴趣等等是女孩子的天性。直到我长大成人之前我真地一直这样认为。直到我开始有了很多女性来访者把所有的事情(当真是所有的事)对我讲了无数遍之后,我才开始认识到女孩子们想让事情发生的兴趣比一般的男孩子大得多(笑声)——大部分的安排等等,大多数的推进,都是女孩子们所为。男孩子们则都带着“大男孩”味,很僵化。他们不会主动,即便主动,也很笨拙,如果没有女孩子巧妙地帮助他们摆脱困境的话,就全靠他们的侥幸了。

    

我们男孩子随着长大,开始主动出击,然而那时候我们是如此尴尬、不安、紧张,以致表现得非常糟糕。在与异性之间的关系方面我们几乎没有指导。从没有人曾经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说过作为一个男朋友、一个丈夫或者一个父亲意味着什么。我们得自己弄明白。我们从家里找榜样,但这个榜样常常不是太好,因为他就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养大的。或者我们想从其他孩子的经历找榜样,也不是很有帮助。女人们很纳闷:“男人到底都是怎么啦?”好吧,男人的问题就在于当他们还是小男孩的时候人们对待他们的方式。

 

我们因为模式化的理由而结婚

    至少在我那个年代,女孩子们获得的指导是非常奇怪的。比如,如何选择你未来的配偶。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会如是说,母亲们会如是说,整个文化会如是说:“你会知道的”(笑声)“但是妈妈”,你坚持问:“我怎么会知道呢?” “哦,你会知道的。记得当我第一次遇到你爸爸时……我好像让雾给罩住了。好几天都吃不下饭。”(笑声)

 

    爱情故事里面说:“突然,她在小路上遇见杰瑞。她喉咙发干。她想要开口说话,却无法呼吸。”(笑声)当那个“对的人”出现时你怎么能知道呢?他让你病了。(笑声和掌声)

 

    这是一个深奥的主题。所有的爱情故事里都有。Cole Porter(美国的作曲家和歌词作者)不是这么写吗:“这不是爱,因为我感觉很好?”那个扰动了你的困扰模式并且让你生病的东西才是真爱。你知道那是对的。

 

    到目前为止,我咨询过的很多很多夫妇是因为这个理由而结婚的:“我就知道她是对的人。”(笑声)在给一位男士做了两三次倾听以后,问他:“她让你想起了谁,她让你想起了谁?” “哦,我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最后他一下子泪崩,嚎啕大哭了很久:“是我的奶奶……”(笑声)“我4岁的时候奶奶去世了,我总是希望奶奶能回来,她的小圆眼睛透过眼镜闪闪发光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奶奶。直到现在我都从未能相信这是个错误,尽管她从不会做饭,家里总是脏乱,并且她对孩子们非常可怕。我一直在等待她能成为奶奶的那个美妙的圆满时刻。”

 

    我们因一个模式化的理由结婚,一次又一次。当你意识到发生这样的状况的程度有多高的时候,但凡有人能够从任何人际关系中取得成功,你都会对人类充满赞美。然而他们的确做到了。他们因各种源自僵化的反应模式的理由结为连理,不离不弃,磕磕绊绊地维系着这个关系,养育出状态远远优异于孩童时的自己的优秀的孩子,通过婚姻创造了一次成功。

 

成功的婚姻

    当然,什么是婚姻生活中的成功取决于你如何判断它。所有已婚夫妇都有困扰模式,如果他们长期一起生活,这些模式会相互纠结在一起。一个模式会触发另一个模式,导致另一个模式被触发。正如你所知,室友之间也会如此。

 

晚上兵营里的枪支要收起来的理由是:否则士兵们会互相开火。(笑声)生活在一起的任何人都会受到刺激。每个婚姻里都有同样的情况发生。这类事情很多。你会由衷赞美那些尽管如此仍然能从婚姻中获得享受的人们。

 

    依据美国的文化标准,一个成功的婚姻是夫妻双方承认某些他们最好不去触碰的雷区的存在。他们会绕开这些雷区。他们放弃彼此之间的性生活,但是一起讨论孩子的未来,他们保持庭院整洁,他们共同活跃在社区俱乐部里。他们有一个“好的婚姻”。

    你很难预料哪个地方会成为雷区。另一对夫妻说:“唉,我们说不到一块去,当然不是关于孩子,但是如果我们能一起上床的话,嗬,那就还行。” 你不知道他们能够触碰的领域是哪个。

 

依据美国的标准,一个好的婚姻是夫妻双方心照不宣地或者有时候通过口头协议回避某些方面。他们承认自己无法处理它们,他们绕开这些地方以维持关系。依据美国的标准,一个坏的婚姻是他们不能避免争执,总是抓住不放互相攻击。没有一个婚姻不存在争执。

 

一个美妙的故事

    我仅知道一对几乎没有争执的伴侣,我是在它成为既成事实之后才听说的,说来很有趣。我在做一个(关于再评价咨询)的介绍性讲座,提问时间结束后人们都准备回家时,听众席里有位女士向我走来说:“您有几分钟时间吗?我想告诉您一件事。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因为我承诺过不会说。但是我想我承诺过的人会希望我告诉您,因为现在我明白了以前从没有理解过的一些事情。我是一个寡妇。我守寡五年了,但是我结婚27年,这是一个好的婚姻。先等一下,我知道您对‘好的婚姻’是怎么想的。我这么说是认真的。我们很亲密。我们沟通。我们在所有的事情上互相关心,互相支持。我们从没有过一次争吵会超过几分钟。长达27年呢。”

 

    她说:“我想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我们结婚的时候,都还是孩子。我们去度蜜月。我们住在那种度假胜地的小屋里,当然我们非常热切地想上床。躺在床上尝试着彼此靠近时,我们俩都开始哭起来。我们哭啊哭的。当我们尝试互相抚摸时,我们不哭了,我们开始发抖。我们一会儿哭,一会儿发抖。我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们两个害怕到了极点。我们认为我们‘疯了’。我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但是我们两个对外人的恐惧要多于我们彼此之间的,于是我们就躺在那儿哭和发抖。当我们平静下来转向对方,试着互相抚摸时,一切又从头再来。这让人很惊慌,却依然持续。我们就是在那儿哭和发抖,一直那样下去,直到早上我们才勉强把我们的小手指钩在一起。天亮时,我们开始交谈。我们决定不把发生的这些事告诉其他人,因为他们会把我们关起来(笑声),我们只想好好度过蜜月。于是,我们起床,走出去看周围的风景。”

 

    她说:“你知道吗,那是美好的一天。我们频繁地大笑。我们不断相互安抚自己说之前那个傻乎乎的夜晚过去了——直到我们回到屋里躺在床上又开始哭起来为止。我们继续哭、发抖还有大笑。渐渐地我们靠得越来越近。我们彼此手臂相拥,但是只要一想到性,我们就又开始哭和发抖。这个状态持续了约两个星期(笑声),贯穿了整个蜜月。蜜月结束时那个状态也过去了。我们能够真正地亲近了,非常美好。我们一致同意永远不告诉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会认为我们‘疯了’。但是回到家里以后,我们生活得很幸福,那样一直过了27年,现在我想我知道是为什么了。”

 

    这不是个美妙的故事吗? 这样的故事我只听到过这一个。

 

约会

    目前你们大多数人应该还没有结婚或者快要结婚。问题是,你们怎样处理所有这些郁积的情感?你们如何去打破孤独?你们中有多少人平均每周至少约会一次?让我们看看。好,情况和我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差不多。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孤独的。

 

    你们男生知道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男孩子吗?(笑声)你们知道吗?我过了三十岁才知道的,但是我很高兴和你们分享这个事实: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男孩子。如果她们看起来不喜欢,是因为她们有个创伤在那里做怪。她们需要一个不错的男孩子站在那儿冲她们微笑,直到她们可以哭出来并且骂他一会儿,然后她们就会喜欢男孩子了。(笑声)

 

    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男孩子。男生们请记住这点。好吧,你们不相信我?我看到有人怀疑。认为我说得对——女孩子都喜欢男孩子——的女生请举起手来好吗?现在看看周围,男生们。(笑声)很棒,不是吗?这是不是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了?(笑声)好吧,你们还有些害羞。你认为所有女孩子都喜欢其他男孩子,但不是你。(笑声)好吧,在场有没有一位男生觉得女孩子喜欢其他男孩子,但是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她们不喜欢你的?请举起手好吗?(笑声)好了,你愿意上来吗?来吧。(笑声和热烈鼓掌)

 

    (与这位年轻男士做约会示范。哈威请他描述约会时——第一次约会,第二次约会,第三次约会,第四次约会——他会做什么,他是否拉对方的手。他说不拉手,因为他曾被取笑并仍然对此感到紧张。于是哈威邀请一位年轻女士上来,要求他们拉着手。哈威在示范中做了一些非常好的咨询,这次讲话的CD清晰地展示了它们,对如何成为一名咨询者以及哈威如何运用再评价咨询的理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

 

来吧,让我们试试看。(笑声)现在(笑声)克服紧张的唯一办法就是笑。因此我要你们做一些会让你们发笑的事情,可以吗?(笑声,支吾声,更多的笑声)这不是很好吗?笑正在起作用,笑正在起作用。笑会是解决它的唯一办法。现在比莉,我希望你看着保罗,保罗你看着她。就是这样看着他,比莉。看着他,这样做(哈威发出一些表示满意的声音)。(听众和示范者的笑声)别停止笑。我们这么做就是让你们笑,因为笑很有用。保罗,你看着她,这样:“啊……(表示喜悦)” (示范者和听众都笑)不要互相等待。(全场大笑)那可是个大错误。你等着另外一个人(先那样做)。

 

  (哈威指导他们反复发出那样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很多的笑声)

 

这是爱的语言——让你们感觉尴尬,除非你们宣泄掉这个尴尬,否则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煎熬。你们约会的气氛会是冷冰冰的,你们奇怪为什么总是没有感觉。但是如果你们继续“啊……”(听众鼓掌,欢笑,喝彩)

 

真正摆脱尴尬,这两位需要这么做,得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他们需要这么做几个小时才行。最初的四个约会,你们除了拉着手看着对方一直“啊……”不需要做任何事。(笑声)你们会有一段奇妙的时光,你们真会有。那会是个有趣的夜晚。

 

    (示范继续。哈威问他们拉着手的感觉是否很好,让他们相互告诉对方。他帮助他们调整语调。他让他们问彼此对什么感兴趣。他让他们说出喜欢对方什么。所有这些在笑声中进行。他分别问他们如果对方拥抱自己是否没问题。他们说没问题。)

 

很好。现在我要再辅导你们一会儿。你们缺乏练习。(笑声和掌声)当你拥抱一位女士时,不要因为你会“碰到她的身体”这件事而瑟瑟地浑身不自在。(听众笑)那是一个完美的身体。(笑声)

 

可是请注意这位女性,而不是她的身体。我是说,把她作为完整的一个人来看。当你拥抱她时,要这样好好搂住她,不要太猛,看清了吗?不要因为紧张而动作过猛或搂的过紧。你可能很紧张,但要让自己的胳膊既放松又不让对方觉得若即若离。不要只是紧紧地搂着她却不去关注她本人和她本人对你的拥抱的反应(笑声)。那很不好。你拥抱她时会注意到她的胸。(笑声和拍手声)这只是生命的现实之一而已:她该是那样子的吧。(笑声)事实上,这让你感觉到拥抱的美好。请注意,她的胸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可能很坚挺,或(笑声)别的样子。(关于女性的胸)有太多的胡说八道。那些花花公子式的说法都是胡说八道。它们只会启动男性因早年受到恐吓而带有的僵化模式的开关。任何女性的胸对其本人都是相宜的,都是可爱的。我曾拥抱过很多女性(笑声),感觉都很好。所以当你拥抱她时,你要关注她。你的双臂环抱着她。手和指尖轻触着她。你紧拥着她,头抵着她的头,尽情享受这位温暖奇妙的人。

  

假如你实在很害羞,你可能会产生:“天哪,我在做什么?我会发生性行为吗?她会把我当成不道德的人,”诸如此类的担心。不是你担心的那样。你是一个温暖的奇妙的人。如果你产生了性冲动,没什么,感觉它就好,不必刻意去压抑它。(笑声)去感受它就好。那压根不是糟糕的事。(笑声)

  

  不要期待第一次就能做得很好。我练习了很多很多次。(笑声)第一次只要投入地去努力做到最好就行了。(笑声)我来帮你拿外衣。(笑声,掌声)等我说放开她再放开她,好吗?(笑声)试着去关注她,别看大家。他们有自己开心的事。(拥抱的演示还在继续。)

   

好。现在,我想建议你们——不是要你们堕入情网,或那类的事——只是大家的笑声说明你们两个都需要,比如,每星期一个晚上,一起做这样的练习。如果你们想不起其他的事可做,那就一半的时间拉着手相互对看,一边说:“啊……”(笑声),另一半时间用来拥抱。行吗?以后三个星期里,你们会每星期有一个晚上见面吗?你瞧,目的不是要你们发展罗曼蒂克的感情,只是通过这样的练习可以让你们更容易与异性交往。怎么样?能做到吗?握手约定吧。(笑声)再拥抱一下确认约定吧。(笑声)好。(掌声鼓励两位志愿示范者)

  

  如果你们三周之后确定喜欢彼此,我不禁止你们继续练习下去。当然你们任何一方都没有义务继续。这只是突破障碍的练习。每个人都明白吧?好。

 

    (哈威然后问听众有多少人愿意和别人做相同的练习。他让表示愿意的人起立,相互看看,承诺在会后结伴做刚才两位志愿者做过的练习,让自己大笑,宣泄一些紧张情绪。)

 

我们不是软弱无力的

    现在我想问个问题。你们有多少人认为人们相遇并相互拥抱是个好主意?(拍手)

  

好,我们不是软弱无力的。我们想那样做,我们孤独,但我们不是软弱无力的。我们几乎是全体意见一致。现在我想看看有多少人承诺在今后的至少三周内你遇到现在在场的任何人的时候,或任何你们认为不会在乎有任何影响的人的时候,能够停下向对方说:“我想要个拥抱,”并伸出双臂。承诺会这样做的人请举手。

  

好,不错。有不少人。如果已经举了手的人这样做的话,你们的榜样会让拥抱传遍整个校园。(欢呼)

 

在我领导的上一个研习班里有67个人在8天的时间里充分学习了如何拥抱。他们每个人遇到另一个人时都要给彼此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后再各走各路。他们觉的这样做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最后那个晚上大家在餐厅用餐时,进来了一群来自洛杉矶附近的比较富裕的长老会教会区的表情拘谨的高中生。(笑声)他们瞧着我们这一伙人,就这样瞧着……(笑声)

 

我们觉得挺逗乐的。这是些真的很可爱的孩子,可他们相互间都很拘谨。所以当营地指导员喋喋不休地给他们训话告诉他们要准时就餐以及其他注意事项时,我起身请他们听我说几句。我说,我要宣布一件事,就是:我们马上要离开这个营地了,在这里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惯例,想把这个惯例传递给他们。这个惯例就是每个人遇到另一个人时都要给彼此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后再各走各路。如果他们能接受这个惯例并实行它,那么在这里出没的鬼魂们就会保持安静,不会整夜呼啸不休。

  

他们面露怀疑地望了我们一会儿。这时我们已经准备好离开了,看到我们大家彼此拥抱道别,他们开始互递眼神,轻轻地笑起来。其中一伙女孩子笑得很厉害,开始靠近我们,不久那些男孩子也跟着靠近我们。他们走过来,加入到我们中间,开始要求我们拥抱他们。三、四分钟之后他们开始彼此拥抱。我们走出去,开车离开时,看到他们全都在相互拥抱个没完。(笑声和掌声)

  

这样的做法会传播开的,会传播开的。如果你遇到什么人是你不想拥抱的,因为他/她的表情是这样的(笑声),那么你要记得他/她正是那个需要拥抱的人。有时候你很紧张,你也需要有人走近你。我讲得够明白吗?那正是需要一个拥抱的人。别担心你会做过头了。你不可能做过头。我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足够亲近彼此了。

 

婚姻制度

提问:你怎么看婚前同居?

 

答:以往那样的婚姻在当今世界肯定不会持续太久,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婚姻制度,正如所强加给我们的那样,一直是一种财产关系。 它植根于奴隶制和对女性的拥有权,把男性约束起来确保他不离开家并养活他的子女。完全是违反人性的一种强制。它的确无助于良好的人际关系。

 

如果人们具有真正的人性,他们会关心彼此,建立起彼此关心的关系。以往,社会不知道如何去做,只是尽可能地强制每个人。当然,目前社会还在做着同样的事。但是,重要的不在于具体的形式——是不是有婚姻证书。重要的在于要建立起彼此关心、相知、相爱的关系。

  

  学会如何彼此交换贴心的帮助,随着甩脱自己的困扰,你们就会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不论你们是否有结婚证书挂在墙上。你们会彼此相守、养育子女,是因为你们的确在意彼此,而不是因为被那些毫无用处的规定绑在一起。目前作为一种制度,婚姻显然正在崩溃瓦解。我相信其中某些好的东西会保留下来,但我不认为还会是那种老式的、用手枪、手铐以及法官说可以才能那么做之类的带有强迫意味的关系。

 

爱上不止一个人

    提问:你认为同时爱上不止一个人是可能的吗?

  

答:我认为不这样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们在相互咨询中了解到的。如果你不爱自己的倾听伙伴,你就无法很好地和她/他做相互倾听。你只有爱对方,你给对方的倾听才是有效的,而且,如果你的倾听是有效的,那么你就能看到一个真实的对方,并且爱上对方。

  

这是真的。我作为一个职业咨询者,遇到过心理及其不正常的人。

 

然而,一旦揭开他们身上的困扰,仔细了解他们,(就会发现)他们可爱、善良、好心,一直在努力想要以温暖、关爱待人。只因为那些老的伤疤,那些情感创伤,他们才做出恶劣的事情来。我会爱上我倾听的每一个人。我会爱上每一位来访者——那些女人和男人——我会一直爱他们。

 

比如,某天住在某个郊外的某位女子的丈夫发现自己爱上了邻居的妻子。天哪,他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一定会悄悄地与她偷情,或者向邻居提议互换妻子,或安排群婚,或采取其他什么在那个地方流行的方式。然而,情况并不是那样的。不是的。情况也完全可能是他爱着很多人,但只是爱她们。完全不需要去一一地追求她们和她们上床。如果你真那么做了,你很快就会陷入一堆痛苦,失去爱的感觉。只是去爱就够了。

 

那种要去做糟糕的事——去鬼鬼祟祟地偷情诸如此类的事情——的冲动,基本上源于那些在我们是半大男孩时充斥耳际的那些所谓如果我们不性侵女性我们就不够男人的可恶的模式化的说法。如果你爱上什么人你就得表现得像林子里的雄性动物那个样子才对。那全是胡说八道。当然,人们享受性爱。然而,没有爱的性行为不会让人们很享受。那些声称他们享受性行为无需有爱的人一般都是为那种冲动所控制:“得冲上去,得冲上去。”那种情况毫无真正的享受。那只是让某种焦虑操控自己的僵化模式而已。如果他们能够宣泄掉那种焦虑,他们就会发现性爱,以及爱,是非常令人放松的事。

  

一个人如果不爱对方就不该与其发生性关系。否则就是错的。这不是要指责那些因为爱之路上的磕磕绊绊使他们感觉无路可走而变得绝望以致诉诸于性行为以期帮到自己的人们。有时候那的确会有些用。我不是有意要指责任何人。但是从人性的角度看,没有人会与自己不爱的人发生性行为,因为那样做不令人享受,是浅薄的,没有意义。性爱的真实意义在于它带给你与那个你所深爱的人之间更多的亲近,带来更多使你们彼此亲近的人性化的途径。

  

你可能非常爱某人,甚至想和其发生性关系,但不一定要那样去做。这并不是说偶尔与什么人发生性行为的做法不宜,只是你不必因为发现自己同时爱着许多人而让自己陷入混乱。总体上,我认为每个人的确会爱着许多人。

  

有人会说:“天哪,不,太糟了!”你可以问她:“你还爱着其他人吗?”(对方会说:)“嗯,是,我爱孩子们,可那是不一样的。”“还有其他人吗?”“嗯,可能我的父母吧。”“还有谁?”“嗯,我想那也可以视为爱吧。我很喜欢我的闺密。”“还有谁?”“嗯,我可不让自己去想这个事。”但是假如你坚持让她好好想一想,她会说,是,她同时爱着几个男人。她不允许自己深想这件事,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她有这样的事不对。然而她越能面对这样的事实,即,她充满爱,她有足够的爱给所有的人,那么她就越能够更好地去爱自己家里的那个男人。

  

  当你家里那位的模式让你抓狂时,如果你对自己说:“你只能爱这一个人,”那么,这样说就是把自己关在某种笼子里,逼你自己开始疯跑、找婚外情、做些傻事。是吧?可是如果您能意识到你可以爱别人,比如,在相互倾听的时候,你可以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得到一个拥抱,痛畅地哭上一两个小时,感受到爱,然后,你回到家去面对那位与你同床共枕的人,会发现重新对他有了感觉。

 

性没那么重要

还有问题吗?

 

提问:好吧,两个人深情地、关爱地相互搂抱着,搂抱着,这样过了5、6天,之后想到要尝试性行为,那会怎么样呢?

  

答:我认为,假如你当真想尝试一下,那么你最该做的第一件事是放松地对待这件事,否则它不会给你带来太多愉悦。性行为本身应该是令人愉悦的。做些不能令人愉悦的性行为是很荒唐的。所以不要匆忙地开始。如果其中一方很紧张,或是双方都一样紧张,就说出来。双方同意就坐在停着的车里。你们一般在哪里约会呢?(笑声)总之,坐在有些私密的地方,双方同意每人轮流用五分钟,带着痛苦的表情和惶恐的语调向对方说:“我想和你做那个……”(笑声)或者,也可以用惶恐的语调这样说:“我不想和你做那个……”(笑声)你会发现你们两人都宣泄出很多情绪。那个想尝试又很紧张的一方会想:“算了吧,我不需要那个。还是去喝杯可乐吧。”另一方可能甚至会说:“到时候再说吧。”(笑声)

  

  我不知道。对于避孕药品你们仍然是知之甚少呢,还是完全了解呢?如果你们还不太了解,应该有地方让你们了解。一个羞怯的男生或女生可以在校园里的某个地方了解到这些事吗?

 

避孕药品就是多少有效的化学物质。(笑声)最显要的法则就是如果你把它们放在柜子里不用它们,它们就肯定没效。如果您没有准备好要孩子,你肯定需要对它们有所了解。如果你想尝试性行为,就需要了解避孕药物和它们的有效比率。如果你想要万无一失,那么就多管齐下。在初次尝试时最好不要让自己提心吊胆。

  

总之,对于性爱,要说出你的感觉,要放松心情,要开怀大笑。大多急于卷入性行为的人都以为那是唯一能够与人亲近的途径。你会很惊讶地发现那些拥抱——长久的、和缓的、投入的拥抱——会给你的性冲动降温。人们迫切地想要和人亲近。那是真实的动力。那是真实的强烈的动力,因为人们需要与人亲近才能生存下去。

   

当你就性这个话题做了很多的相互倾听,变得越来越放松,你会发现所谓的性冲动似乎没有多少冲动的意味了。它只是一种能力。如果你很放松,那么它更经常服从于你的理性。你会考虑如何进行,让它成为愉悦的、美好的,让有关各方都很好地享受。你不会想要有性行为,除非那会让双方都很享受。

  

你要远离那种绝望的感觉,那种“除非我今晚那样干一次我一定会发疯的,”诸如此类的念头。但那念头说的不是真的。你会发疯是因为你感到孤独,感到没有机会与人接触。那才是真正的原因。然而它被遮上了一层外衣说它是性。或许当你想到去拥抱一位女性时会发生勃起,以致你会以为那必定是需要性了。不是的。不论是否有勃起,只要再拥抱一会儿,你都会发现性冲动会消失,你一样很快活。

  

大家明白我的话吗?性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我不是在挑它的错。就其本身来说它很好,只要人们理性地对待性。人们只在有爱的时候做爱。如果你很细心、体贴地关注对方并且问对方:“你想做什么?”“你最喜欢怎样做?”而且如果双方完全一致,就可以非常谨慎地去尝试。但是一定不要以为任何时候都该顺从自己的冲动。

 

重要的是你们相识、相爱。你们有没有发生性关系并不重要,只要你们彼此亲近、温暖和关爱。站在外面的便道上你们就可以彼此亲近、温暖和关爱,多么久都行。没必要只因为你以为性是唯一让你得到亲近感的途径,就怀着绝望的冲动躲在什么地方的角落里……。

 

宣泄恋爱的感觉

    我学到这些并不容易,因为我一开始的确比较死板生硬。我记得有位来访者是一位年纪比我大很多的女性,是个可爱的怪人,但总归是个怪人。一天晚上她陷入恐慌就打电话给我,要求立刻安排一次咨询。那正是我做咨询者的第一年,就同意了。(那时我很傻,不懂得要为自己留出时间。)她说到让她烦恼的事,然后说了一句:“我有话告诉你。”“好吧,什么话?”她说:“我要告诉你,我爱你。”

  

我想:“天哪。”(笑声) “怎么办?我得忠于作为咨询者的誓言。我也不想破坏自己的婚姻。”我的脑子全乱了。我说:“好吧,现在还是回到你需要处理的事情上吧。”她说:“我正在谈我要处理的事情。”我的嘴唇紧张得发僵:“是什么?”她说:“我爱你。”我反对她继续。她说:“嗨,这是我的时间。我知道我需要处理什么。我就要你闭上嘴坐在那儿听我说。我要告诉你,我爱你。”

  

我说我会闭嘴坐着听她说。于是她说:“我爱你。我爱你。天哪,我就是爱你。”然后她开始哭起来。她就这样边哭边告诉我她爱我,不停地哭啊哭啊的。她很好地利用了我的倾听。到了那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我了解哭泣的作用。其他的就不太了解了。(笑声)

  

她接着哭了很久,其间不断地告诉我她爱我。她发着抖、打着哆嗦、颤声地对我说她爱我。宣泄就这样以其通常的方式进行着。然后她笑了。她说:“我爱你,”接着又号啕大哭起来。已经很晚了。她终于坐直了身子,穿好鞋,说:“行了,我觉得好多了。真好多了。你是个好孩子,不过如此。”我感到巨大的解脱。

  

相互咨询中你会常遇到这类的事。你倾听得很好,你们彼此倾听。你看到对方人性的美好,天哪,你爱上了对方。初学者会说:“咱们做些什么吧?”如果你上相互咨询的课程,你会注意到有这样的要求:“不要和你在相互咨询中认识的人社交。那不会有任何结果。不要与自己的倾听伙伴谈恋爱。”当然,如果你们事先就相互认识,就另当别论。你们已经有社交关系了。但是当你们做相互咨询时,就让你们的关系限于倾听关系。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人们爱上他们的倾听伙伴。你得随时帮助他们,让他们做相互倾听处理这方面的事。明白吗?

  

你刚才给我一个拥抱,对吗?你爱我吗?

 

回答:是的。

 

(哈威邀请那位女性上前与他做示范。他要她对他说她爱他,重复地说。她笑啊笑的。他问她是否愿意边说我爱你边拥抱他,她说愿意。她继续说我爱你,大笑着。他问她想到什么,她不肯说。他让她说:“那是个有意思的念头,”引出她更多的笑声。)

 

还有问题吗?

 

提问:是不是重复地说“爱”这个字就使它淡化了?

  

答:不是那样的。但是那会去掉那些你自己附加上的虚幻不实的含意。“只有当我的胃不舒服的时候那才是爱。”那类的东西会消失,因为它们不过是被附着在“爱”上的恐惧、尴尬和悲伤。这个字的真正含义不会消失。

 

    你想对一个姑娘或小伙子说:“我爱你。”你是认真的,希望你说的“我爱你”听起来充满爱意和温暖,然而一出口的“我爱你”却带着恐惧和不安。你能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里的尴尬和紧张,而紧张会让你感觉好像自己正处于与某人的关系的重要时刻——你会觉察到声音的颤抖,想着:“我这是怎么了?”实际上,你是有情绪要宣泄,这正是重点。如果你能够宣泄,之后你说出的“我爱你”的声调会(如你期待的)充满温暖和爱意,传递你的放松的、温暖的、深情的爱意,它不会导致做傻事也不会受其它因素的操控。那可比先前好了许多。

 

爱上很多人

世上有很多很多爱。有很多爱。你们被爱的海洋包围着。这里的每个人都希望至少爱上6个人,对吧?瞧!而且每个人都迫切希望至少被6个人所爱,对吧?去行动吧。(笑声)你们置身于彼此关爱的海洋。

  

我要说,爱的确就是爱。你应该与适当的人上床。你尽管去爱,多少人都行,但只和那个适当的人上床,只和那个适当的人结婚。

  

我想说爱是宽阔无边的,不分种类的,没有不同的爱。人们有不同的开放接纳度,但可以让自己更加开放接纳。

  

大家都知道有关美国的爱情婚姻和欧洲的计划婚姻的争论。在美国的爱情婚姻里,人们遵从自己的心。(笑声)在传统的美国文化里,去查男方挣多少钱或者他是不是喝太多酒等等被认为是荒唐的。不需要知道那些,人们随着心走就是。考虑其它的方面是愚钝和过于理智,等等。在所有的爱情故事里都是如此:你只需知道这个人本身就行,你跟着感觉走。然而,人们的行为不能凭着感觉,那不可靠。

  

理想的情况是,有好的感觉同时又按照逻辑行事。我们发现,人们越能摆脱困扰,越接近于上述的理想状态。但是其它哺乳动物是以感觉为准的,鸟类或许还有爬行动物也是这样的。这是在更原始的机械性反应之上的巨大进步。寻求愉悦、避免痛苦是哺乳动物和鸟类、爬行类的繁衍进程的进步。

  

  但是人类有逻辑思维能力。一个人单凭感觉而不是逻辑思考来行动是一种倒退。可惜这样的情况由于人们积聚起来的困扰模式而经常发生。我们自己正是如此。美国文化说你们要凭感觉行事。你应该和那个让你心跳让你喉咙发干的人结婚。那是爱!在欧洲的计划婚姻的习俗里,全家人会聚在一起讨论这两个人在品味、性格以及嫁妆方面是否相互匹配,他们是否可以建立家庭并成为好父母。然后他们会告诉那个年轻人:“你要娶某某某。”

  

如今美国人嘲笑欧洲的计划婚姻是有道理的,因为其中有强迫的因素。它不允许你自己考虑结婚对象,而是由别人来告诉你。而欧洲人回答说:“可是从总的效果看,计划婚姻至少和美国的爱情婚姻差不多。”他们也对,你看,因为各有各的误区。

  

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该对更多的人亲近和接纳。你该爱很多的人,然后从你爱的人当中,以良好的判断为基础,选择一位上床,或选择一位结婚。我想这样我们就会同时获得感情世界和理性世界中的最好的东西。

 

在美国,如果你问:“你为什么嫁给他?”有那么多的人的回答都会是:“他是唯一向我求婚的人。”瞧,真的很糟。要不是因为她太羞怯,或者是她所在的文化习俗禁止她展示自己以便让别人能注意到自己,本来她会有很多求婚者。她没有活跃过,不懂得如何交友。她一筹莫展。

我要说我们都应该爱很多人。每个小伙子都应该和很多姑娘约会,深入了解她们,和其中至少50个建立持久的温暖亲近的关系,不论彼此是否经常见面。每个姑娘也是如此,至少50个(男性)。 这会让你很忙,可青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然后,从你认识的人当中明智地理性地选择那个和你相配的、能成为一个好丈夫的、你愿意和他厮守一生的人。当然你也不会放弃爱那其余的49个人。这就是我的建议。

 

结婚

到了某个时候你会想结婚。但是你不再会有一种压倒一切的冲动,觉得你得生孩子否则人类就要绝种了。直到前不久,人们还持有这样的想法。向前追溯两代,那时人们通常生12个孩子,其中有10个可能活不到6岁,所以他们感到巨大的压力要拼命生孩子,否则人类就会因为疾病或气候原因灭绝了。

  

一旦我们达成一个理性的社会,我们会公开地对人们说:“直到你们准备好做一位善良、温暖、关爱的父亲或母亲且不会把自己曾受到的伤害传递给孩子之前,请不要生孩子。”如果我们能恰当地表达出这话的本意,人们会听我们的。天哪,生育率会急剧下降,因为人们需要先消除自身所受的创伤才不会把它们传递到孩子身上。

  

想要孩子的急迫感其实大多源于孤独感。对于很多女性来说这是第一次有个人可以让她们真正地去亲近。她们会对你说:“我的小宝贝,他是我的。哦,他真好闻哪,”等等诸如此类的话。的确,小孩子真可爱。我可能手里抱着个小家伙,说:“哇,天哪,没有他我每天可怎么过呢?”直到想起需要对小家伙付出的全部。

  

这些都不过是出于孤独感。世上有那么多的孩子等待着父母,等待着被领养,没有必要推动人口增长。我们得去清理环境,让生物圈重新繁荣起来。所以没有理由催着人们去结婚。

  

即便如此,到了某个时候你会想要和某个人住在一起看看你们的关系有多深。你们已经做出了安排,知道或许可以在一起过一阵子。如果你们能彼此了解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会怎么样呢?你们就那样做了。当然,你们都很聪明,不会以为你们只是坐在那里一直彼此对视着,因为那样的话你们会彼此厌倦得要死。好的婚姻中的两个当事人除了享有彼此也必定保有各自的独立性。

 

黎巴嫩裔美国艺术家、诗人和作家老卡利尔-基布朗在他的小型婚礼上说得好:“松树和棕榈无法在彼此的阴影下生长得好——你们总归是两个人,从来不是一个人。”这当然是千真万确的。但这不意味着你们不能有亲密的关系。所以,我想你们会想结婚(如果是通用的结婚这个词的本意的话)。

 

宣泄占有欲

    提问:有没有发现过在两性关系里,对方的爱里会带有占有欲——成为一种要求?而你对她的爱则是不同的。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复杂的情况?

  

答:的确。经常会有位女性来访者对我有感觉。我也会告诉她我爱她(的确如此),让她安心。然而,由于她在性方面有困扰,她会问:“那你什么时候和我上床?”我会回答:“也许永远不会。”她会说:“可我想和你上床!”我就说:“再说一遍。”如果她能连续说三遍,她会开始大哭,或者剧烈地发抖或大笑一阵,之后情绪会慢慢平复下来。我会让她重复这样做,结果是我们会爱彼此,但不带着任何困扰,不带有任何要求。瞧,困扰会被宣泄掉,像这样消失掉。

提问:我想问的不是想要上床那样的占有欲,是“你不可以见其他女孩子”那类的,比如我的情况是不想让她和其他男生约会。我想这里的男生和女生也会有这类的情况吧。

  

答:你们需要做个相互倾听,轮流向对方说:“我,只和我约会。”(笑声)当你们做过很多次之后,你们可能会说:“好吧,那(和别人)只能每周一次,”诸如此类的话。我希望大家都明白,我不是要你们不忠于自己的真爱。那不是我说的意思。我说的是如何爱,是不要不加思考地轻易地涉入性行为这类事情。明白吧?

——————

鲁青 陈平俊 译  2016年10月

译自“Present Time” 2011年1月刊9-22页

陈明瑞 校

 

Original title: Affection, Love, and Sex, by Harvey Jackins

From Present Time,Jan 2011, pages 9-22

Translated by Lu Qing & Chen Pingjun, read by Chen Mingrui

 


Last modified: 2019-05-02 14:41:35+00